到府保母
武漢肺炎
退奶藥
胎位不正
病毒疹
止咳
收涎
拜床母
懷孕前兆
媽媽手冊
卡介苗
食譜

把永遠變成一顆糖

認識他,純粹是在一個偶然下著雨的夜晚。那時,我正和一個好朋友站在公交月臺旁等車,具體是幾路公車我現在已經不記得了。感覺朦朧的記憶裏似乎只留下了淡淡的痕跡,走過的路,遇見的人,已在時間的長河中被慢慢地飄

認識他,純粹是在一個偶然下著雨的夜晚。 那時,我正和一個好朋友站在公交月臺旁等車,具體是幾路公車我現在已經不記得了。感覺朦朧的記憶裏似乎只留下了淡淡的痕跡,走過的路,遇見的人,已在時間的長河中被慢慢地飄浮遠去。也許那晚我們只是剛好遇見,只是那麼剛好遇見而已。那是我第一次在那個月臺坐公車,對我來說,那個地方有些陌生又有些新鮮。 隱約記得那個月臺並不是很大,有些狹窄而擁擠。偶爾,有細細的小雨從遠處的天際緩慢地飄落下來。那月臺邊的綠樹被雨水染得翠綠,在空中輕輕地搖晃著幾下枝條,而後又忽然停住了。我猜想或許那時只是有風偶爾悄悄來過,怕打擾到我和同伴聊天便又偷偷自個兒樂著去了遠方。等了很長時間,也沒看到公車的蹤跡,我和朋友只好懶洋洋地斜倚著欄杆站著,繼續胡亂瞎聊起來。八月的天氣,熱得讓人似乎有些煩躁。我不知道他是何時慢慢地從前方走到這個月臺的,只是突然被月臺上多出的高大的外國人身影嚇到,有些意外和吃驚。  “Excuse me, can you tell me ……”他用不太嫺熟的英語問了問月臺旁的閒聊著的我們。朋友和我剛開始都沒有和他搭話,可能是還沒反應過來。我們原地愣了幾秒鐘,呆呆地看著眼前這個突然冒出的高大身影,緊張地有些不知所措。而就在這時,那個外國人又繼續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語,說實話學了這麼多年的英語,我還真沒有去和外國人真正地交談過,真要說起英語來還是有些發慌。不過,當我一抬頭看見他那幾乎有些滑稽的神情,卻被逗樂了。他的聲音極其好聽,那充滿磁性的嗓音,幽默的表情,仿佛是給這個雨天注入了詩的靈魂與生命,渾厚的嗓音像是悠揚的音樂,讓雨在飛翔與灑脫中瞧見了自由與光明的真諦。 這使得我放鬆了剛才原本繃的緊緊的神經,接著很自然地笑了笑,熱情而又禮貌地對他溫和地說道:“It's very far away from here.you should run across the ……”我指著前方的隧道口,對他比劃著支支吾吾地說了說。他看了看遠方,又看了看我,好像並沒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他也立馬學著我的樣子雙手比劃著說起來。頓時,場面熱鬧了起來。說實話,我是個路癡,竟然會有人向我問路,而且還是個外國人。這簡直讓我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要是晚上出門坐在車裏沿著大街隨便轉上一圈,我保准分不清東南西北,早暈了。即使到了家門口,還會咋呼呼地問“這是到哪了?”可是,眼前這個陌生人卻把他的信任給了我,那我也只能盡力不能讓人失望。畢竟幫助別人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不管能給人帶來多少幫助,但是只要有心就好。 想著,想著,我便多看了幾眼月臺韓國半永久化妝,看了看這個大都市裏八月的秋裏雨天等車的我們。那八月的秋,飄落的是寂寞,傷感和柔情,那八月的風,吹拂的是頑皮,溫柔和殘暴,那八月的雨包裹的是潮濕的酸酸的甜美。而今夜,大大的上海陌生的我們,相遇了,你向我求助,我給你支持,一切是如此的不經意和偶然。 我們都是來自陌生的地方,你來自不同的國家,我來自不同的城市,相遇在這裏,你追求你的希望,我追求我的嚮往。我們本該是互不交接的兩個人,卻因為這個月臺多了了解。上海是如此的大,車子是如此的多,也許很少有人會去關心這個夜晚打工還在外漂泊的你我,有沒有回家。你看那車子在馬路上來回穿梭著,快而迅速,你看那人在馬路上行走著,快而急切。每個人都是那麼匆匆,每個人都是那麼繁忙。這個寧靜的下著雨的夜,我看著月臺上這個被雨水淋濕了幾縷頭髮的陌生人,突然間好生感慨。想盡可能去幫助他,畢竟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自己能早點回家, 不過,由於我對道路不熟悉,所以只好向同伴求助,還好閨蜜朋友雖然英語不是很好,但是對上海的交通可是熟悉的不得了,有了她的幫忙,加上我的訴說,問題就容易多了,我們很快便順暢地交流起來,而他也清楚地知道了回去的路線。 解釋完路線,我抬頭看了看他,正好迎上他明亮的藍色深邃的眸子,充滿著期盼和熱忱。那眼神中泛著迷人的色澤,會使人陶醉。而他那寬闊的棱角分明的臉上,顴骨卻高高地突出,高挺地鼻子下,厚薄適中的紅唇卻漾著令人目眩的笑容。他的皮膚不是很白,但是身材確實偉岸而高大。他大大地眼睛溫柔地看著我們,這樣的眼神讓我在這個飄雨的夜晚,有些迷離和留戀。 車子還沒有來,而他顯然也還沒有立即要離開的意思。於是,我們便也閒聊了起來,我好奇地問他:你是來自哪個國家的?他笑了笑,用英語說道:“Brazil——”我愣了愣,沒想到自以為英語很好的我,卻連一句簡單的英語交流都聽不懂,真是有些慚愧。而他顯然看出了我的尷尬,不過,他並沒在意,相反卻拿出手機快速地打起字來,並又解釋道那是個什麼地方。看著他認真的樣子,我突然覺得好暖心。 雨,依然悄悄地在月臺外下著。這樣的夜晚,似乎沒有人會注意到那突然闖入到月臺裏的侵略者——雨,這也給了雨更大的勇氣和力量。雨瘋狂了,它瘋狂地滴落在月臺上等車的我們的臉頰上,似久別重逢的戀人狂熱地親吻,讓人感覺衝動而窒息。而這個寧靜的下著雨的夜,我們陌生的男女相遇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歡雨的故事,那混合著愛的氣息的故事。而他的勇敢似乎就如這雨,他開心地和我們交談著,似乎忘記了他還要回家。我們就這樣愉快地聊了一會兒,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他的同伴突然過來了,可能是在不遠的車上等久了,見他來問路,久久沒回去,便過來看看情況。他見同伴過來了,只好悻悻然結束談話,不過卻開心地像個孩子似地和我交換了各自的電話號碼。 於是,很快,他便和同伴開車離去了,而我依舊和我的朋友在等車。不過沒多久,我們的車也來了,我們便快速地上了車,回去了。我從來來沒想過,這以後我們之間以後還會有聯繫,因為對於不同國籍的我們來說,留個電話號碼純屬禮貌,哪里會去考慮那麼多以後的事。 安靜地過了幾天之後,他便開始每天給我發信息。在那個微信,QQ還沒有流行的年代,也許短信是最好的溝通吧。每一天,他都會很早用短信去向我問好內痔,有時他也會告訴我一些他的情況,譬如:他說他喜歡音樂,喜歡讀書,喜歡在不同的地方旅行。所以,他說把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了自己的愛好上。對於他的突然的發來的短信,我既驚喜又驚訝。我沒想到告訴我只是出於禮貌告訴他號碼,他真的會發來,而這件事,我早就忘了。 日子一天天地在過去,我們也在短信裏聊了起來,我說你教我英文吧,他卻發來一個笑笑的無奈的表情,說道,我的英語也不是很好——就這樣,我們用彼此都不太好的英語交流著。後來,我們偶爾也打打電話,但是每次都不是很長,語言,似乎成了一個調皮的搗蛋者,總是給我們的交流製造了很多很多的阻礙。 但是,即便這樣,對於青春年少的我們來說,並不算什麼。有人說,青春總是充滿著夢幻神奇的色彩,在它那斑斕的外表下,總會噴出許多奇異的光澤。有人說,吸引一個人的有時不是靈魂,而是聲音。確實,那充滿磁性的嗓音,每次聽到似乎總如絲滑的巧克力融到心裏。就這樣,我被這個聲音深深地吸引著。不過,我並不想去談一場跨國戀愛,那似乎有些遙遠。 很快,大半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我們依然只是簡單地每天問候著。可是,忽然有一天,他卻打來電話說約我晚上去他家吃夜宵。那時,我看了看手機,已是晚上九點。我問可以帶同伴去嘛?他卻果斷地說著:不可以。難道你怕我吃了你不成,他的語氣裏透露著壞壞的放蕩不羈的笑。我猶豫了半天,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我思忖了好久,最終還是沒去。我不知那晚他是不是等了很晚,後來,我給他發了消息說我不去,便關了手機。 第二天,我開機了,依然收到他問候的短信,不過那語氣裏卻有著責問。我沒有解釋,只是說,不喜歡吃夜宵所以沒去。他於是回道,那你中午出來我請你吃午飯吧。我說,那好啊。我們約好了12點在他工作單位路口的那家飯店門口見。 這是那個雨天等車的夜晚後,我第一次見他。我去的不是很早,可以說是掐著點去的。我遠遠地看見他直直站在餐廳門口不遠的地方,我便激動地過去了。而他好像是等了很久,一會兒看看手腕上的手錶,一會兒又看看四周。忽然,他看到了遠方走來的我,臉上揚起了笑容,快步走向前行地我面前。 他輕輕地攬著我的肩說道,我們去吃飯吧。餐廳很大,裝修的也不錯,吃飯的時間裏面早已坐了很多人。我們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了,我坐在了他的對面,看著他的樣子,我有些嬌羞地低下了頭。他拿著侍者手中的菜單,很快點了兩杯咖啡,兩份牛排套餐,便和我聊了起來。 他的唇依然會說話,漾著淡淡的笑。在他面前,我就如一個被他品嘗的糖果,只能被動地享受著甜蜜的滋味,他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與嬌羞,低低地湊到我眼旁邊說到:幹嘛,小姑娘,害羞了——他的中文如他的英語一樣不是很好,蹩腳的讓人想笑。我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出來,而他被我這一笑,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們慢慢品著咖啡,吃著牛排,也慢慢聊著人生。只是我吃不慣這樣的味道。我一慣來不喜歡喝咖啡,不喜歡吃牛排,我只喜歡傳統的中餐,而他顯然不是。我對他是有一點點喜歡,可是究竟有多喜歡我不知道。我知道整頓飯裏童顏針,,我都在傻傻地看著他,看他吃,看他神采飛揚說的樣子。 飯後,我們去逛了南京路,逛了外灘,在外灘邊一個小男孩拿著一籃玫瑰花向我們走來,男孩指了指我,又指了指玫瑰花,意思是讓他買。而他也很爽快地從籃子裏拿出三枝玫瑰花,迅速付了錢,而後把玫瑰花遞給了我。 我看了看他那張俊美的臉還有他手中的玫瑰,卻躊躇了。也許,愛情是我渴望的,但是異國的愛情卻是我沒來得及考慮和接受的,我輕輕地搖了搖頭,淡淡地拒絕了。他沒想到我會拒絕,表情詫異和失落。我看到他的眼神黯淡了下來,早已沒有了眼前的光芒。 一路上,他一直拿著那三朵玫瑰,小心地拿著。我們就這樣一前一後沿著黃浦江邊慢慢地走著,風吹著我們倆個,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滋味。 後來,他去旁邊的商店裏買了兩個卡通糖果,並寫上了名字,一個給我,一個給他。他說:不管我們之間有沒有愛情,都希望我們能像糖果一樣,永遠記住它的滋味。 我被他的舉動感動地哭了,不知是因為他的話,還是因為他的糖果。 後來,他還是會發短資訊,只是我回的少了。我希望愛情就像糖果一樣,找到適合它的味道。而他,也把永遠說成一顆糖果。只是,我不知道愛情的永遠是不是如他送的那顆糖果一樣。所以,那以後我沒有再去見他。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我丟了手機,便沒有了他的聯繫方式。我從來沒有在腦中去記過他的號碼,他的手機號碼只是存在我的手機裏而已。我以為這樣我們以後就不會再見。 …… 然而,15年後的一天,我和老公,兒子在南京路上坐著小火車看街景時,偏偏遇上了。他和他的妻子坐在我的對面,那是一個和他有著相同國籍的女子。我們看了看彼此,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像個初次相遇的陌生人一樣簡單地聊了起來。火車快到站的時候,他突然從隨身帶的包裏拿出幾個糖果,分給我們每人一個,淡淡地說道:把永遠說成一顆糖,就會幸福—— 我的眼有淡淡地濕潤,想起了很久以前他和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