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兒時的一次人生感悟

在我爺爺原來的老院子的後邊有條三岔路,而路口處有一顆老桐樹。聽爺爺講,那是我的祖爺爺種的,現在回想一下那棵樹應該快有百年歷史了…記憶裏的那棵樹每到春天時枝繁葉茂,四散開的枝葉將兩旁的路都

在我爺爺原來的老院子的後邊有條三岔路,而路口處有一顆老桐樹。聽爺爺講,那是我的祖爺爺種的,現在回想一下那棵樹應該快有百年歷史了… 記憶裏的那棵樹每到春天時枝繁葉茂,四散開的枝葉將兩旁的路都遮掩的一片陰涼。大樹能有三棟樓那麽高,而且三個人合抱才能抱的過來。也因此,那棵樹成了我和我們父輩兩代人小時候的玩伴。那個時候一旦發現誰家的小孩不在家,不是上學去了就是在那棵樹上玩化妝。 13歲那年,我和我們村的小夥伴們把那棵樹上的一些枝杈掰彎了,那樣方便我們能上躥下跳的玩,能從樹上抓著枝杈往樹下跳,體驗我們那個時候所向往的輕功,飛天的感覺。我記得到我的時候,由於沒有抓好枝杈,從樹上整個人摔了下來。當時可是嚇壞了其他的小夥伴,一個個嚇得都楞楞的站在那不知所措了。而我摔在地上之後,發現右手竟然在身子底下,而且一點知覺也沒有了,並且整個手腕也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了。當時的第一個反應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記得那時發現手變成那樣之後順口說了句:“呀,我得手斷了。”然後就非常淡定的抓著手回家了。回家後經過家人的一致分析後確定了手確實是出問題了,於是就給那時在我們縣醫院上班的大伯打電話讓回來趕緊接我去醫院。然後又告訴了我爸,讓我爸送我去醫院北角通渠。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這段的時候仍然感覺那時候的我真的了不起。當家人把我送到醫院後,我記得當時的大夫看完並且拍完片子後就說手已經脫臼了需要趕緊接骨。然後就看見一群醫生忙忙碌碌的,最後才發現竟然是一群醫生外加我爸我大伯他們一群人全部按著我不讓我動,然後醫生就端起我的手“哢哢哢”一頓左擺右扭的,當時我才明白了為什麽一群人按著我了,如果他們不按著我的話我估計就和醫生幹起來了。太疼了,當時喊的那個淒厲啊,那個慘啊。聽的我爸都差點哭了,但就是那麽的疼,我從樹上掉下來後一直都沒有哭一聲。後來接好之後我清楚的記得醫生對我說了一句另我至今都感覺特自豪的話:“小夥子,你是我見過像你這麽大的最堅強的,那麽疼的,那麽痛苦的,楞是沒有哭出來一聲。以後不可限量啊”。 由於當時媽媽在外麵上班,而姐姐在鎮上上初中都不知道我得情況,當她們到家了解了情況後,就一直在家門口等著我回家,邊等邊哭。直到天黑的不能再黑的時候我和我爸被我大伯送回來了。我還記得我一下車見我媽後我的第一句就是向媽媽誇贊自己,“媽,你看我堅強不堅強,從頭到尾都沒有哭出來一聲。”是啊,那個時候不懂,但是現在懂了,傷在自己身上,疼在母親的心裏。而當晚,我也是由於當時接骨時沒有用麻醉,從而導致我得手腕疼了整整一個晚上,而媽媽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著,還時不時的哭泣。也不知是真的疼,還是被媽媽感染的我也在媽媽沒有休息的情況下偷偷的哭了痔瘡治療。 長大後,到處闖蕩,隨處漂泊流浪打工,但是不管多苦多累,從沒有哼過一聲,或許是因為曾經有過三次的人生性格大變的緣故,但也不乏從小就有的那種堅強的性格,和那種要強的性格。其實現在回想起來年少時的情景,從那個時候一個人平時的所作所為就能看出來將來這個人是個什麽樣的人了,我不知道別人如何,反正我們村的發小小的時候什麽樣的性格,長大後基本都沒有變。 人一輩子,我感覺活著就是一種幸福,一種別人眼裏不管好吃懶做,不管大富大貴,還是從軍從政,隻要活著,就是一種未知的幸福,一種至少我活著就有意義,就有自己的意義,目標,人生理想,人生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