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這是我無緣的孩子」婦產科名醫:流產的痛,我懂

「當主治醫師用手術器械幫太太把妊娠囊拉出來的瞬間,時間彷彿凍結了。」這段往事我很少提及,除非遇上相同際遇的夫妻,才把自身經歷說出來,希望患者心裡平衡一點。

名醫經驗/不孕牽動夫妻心 流產的痛,我懂 2018-05-18 00:08聯合報 口述/藍國忠(高雄長庚醫院副院長)、整理/記者王昭月 藍國忠表示,生殖的問題與其他科別疾病不同,需承擔更多的壓力與情緒問題,因此,來看不孕症時必須是Couple,夫妻一起來。 圖/藍國忠提供   「當主治醫師用手術器械幫太太把妊娠囊拉出來的瞬間,時間彷彿凍結了。」這段往事我很少提及,除非遇上相同際遇的夫妻,才把自身經歷說出來,希望患者心裡平衡一點。   妻懷首胎 胚囊卻沒心跳 十八年前,和一般人一樣,結婚後也憧憬有自己的小孩,但太太沒那麼快懷孕,於是吃些排卵藥,一年半後終於懷孕了。 當時我在高雄長庚婦產科當第一年住院醫師,太太發現懷孕的第二周,幫她檢視子宮是否確實有孕。那時,超音波探頭照到了孩子的胚囊與胚芽,正高興時,卻發現沒有心跳,這時我心頭一沉,直覺太太可能「流產了」。 流產有兩種,一種是大家常講的「空包彈」(萎縮性卵泡),妊娠囊裡面沒有東西。另一種是過期性流產,有胚芽組織,但沒心跳。自己是婦產科醫師,覺得司空見慣,但那是我太太第一次懷孕,胚囊裡卻沒有心跳! 「書上告訴你,沒有心跳,就是有問題了」,可是我跟其他病人一樣,會想「再等等看」、「下星期會不會出現心跳」、「要不要找其他醫師再確認」之類的掙扎。撐了兩周,最終確認,真的就是流產。我突然體悟,原來台灣俗諺「懷孕要三個月以後才說,有它的醫學道理在」。 懷孕初期,染色體異常或器官未發育好的胚胎,是會被淘汰,我很清楚,但內心仍不免衝擊。   跟診流產 悲傷瞬間留陰影   記得太太做流產手術時,我進去跟診,當主治醫師用手術器械把妊娠囊吸拉出來時,短短幾秒時間似乎凝結了,那是至今抹不去的記憶,望著那一坨還沒有成形的肉團,想著「這是我無緣的孩子」,內心非常糾結。 受過專業的醫學訓練,臨床上看過許多案例,理論上,處理流產是小事,但小事為何如此介意?只因為面對的是自己親人。 約隔一年,太太持續服用排卵藥,再度懷孕,不過這次,我根本不敢再幫忙照超音波。學理上,連續兩胎照不到心跳的機率很小,但我仍不敢面對,後來只好請學長幫忙,等待結果,就像等開獎一樣,心裡掙扎無比,好在這一胎順利懷孕生產,兩年後,老二也健康誕生。 做不孕治療廿多年,接觸很多個案,每當看到病患的老公,在妻子流產時共同面對憂傷,我能理解那樣的心境。有病人反問:「你又不是女生,怎麼知道女生會怎樣?」老實說,我的遭遇,與曾有流產經驗的人都一樣。   分享自身經歷 撫慰患者心   懷孕是男女雙方的事,而不孕,更不只是單方的事,而是夫妻以及整個家庭的問題,有時候女方不孕,代表著男方可能也有問題。生殖的問題與其他疾病不同,它承擔更多的壓力與情緒,也因此,來看不孕症必須是Couple,夫妻一起來。 治療不孕症,常與患者同悲同喜。長期陪伴病患走過不孕的煎熬歲月,當成功受孕時,我比他們還高興。而遇上那些崩潰的夫妻,我也引導他們正面看待保不住孩子這件事,並以自身的例子告訴他們,「其實藍醫師第一次懷孕也是這樣,但現在我孩子都生兩個了」。觀察發現,不少患者會因此心理平衡許多。 不孕治療 心理建設也重要 我很喜歡小孩,和太太幸運產下一男一女後,本來很期待繼續「增產報國」,可惜過了十多年沒有下文。按照醫學定論,夫妻有正常性生活,未避孕下一年以上沒有懷孕,就屬於「不孕」,所幸我們已擁有一對兒女,老大18歲,老二16歲,因此沒積極治療,沒想到,相隔15年後,太太在43歲那年竟自然懷孕,現在老三已經3歲了。 兩段經歷,讓我更能「同理心」。不孕是多重因素混合的疾病,牽扯到身心及夫妻雙方,喜怒哀樂都牽繫一起。我看不孕門診,來的病患不是人人都能順利懷孕,我很清楚他們需要的不只是藥物治療,更需要心理建設,才能繼續往前走。 做不孕症治療,每天面對不孕的夫妻或女性病人,男性也有。不孕沒有立即的身體危害,但患者背負著社會壓力。面對不孕病人,可窺見不同的遭遇,每個求孕過程,都是令人心酸的故事。   醫學辭典 過期性流產是什麼?   以懷孕周數來看,驗孕後一至二周照超音波,理論會看到妊娠囊,再隔周會照到胚芽組織,同時聽到胚胎的心跳,如果沒有心跳音,就是初期的死胎,也叫過期性流產。 而驗孕時如果沒有出現胚芽組織,妊娠囊卻愈來愈大,這種叫做「萎縮性卵泡」,是沒有生命發展跡象的靜止卵。   更多的新聞就在【聯合新聞網】 本文由《udn》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原文連結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