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自然產純文字紀錄

預產期是3月底  而且第一胎聽說都會比較晚所以在月中的時候發現有小出血雖然內心緊張了一下,但還是待到下班隔天禮拜六剛好定期回診醫生看完超音波和心音圖都說沒事一說禮拜五有血就說那可能下禮拜就生了護理師摸...

預產期是3月底  而且第一胎聽說都會比較晚 所以在月中的時候發現有小出血 雖然內心緊張了一下,但還是待到下班 隔天禮拜六剛好定期回診 醫生看完超音波和心音圖都說沒事 一說禮拜五有血 就說那可能下禮拜就生了 護理師摸摸我的肚子  說有點硬硬的 可能快生了 回到家問媽咪說到底什麼是陣痛 他就說 比經痛還痛 因為醫生說可能下禮拜就生  就快快把待產包準備好 禮拜天早上肚子有點痛 老爺一直說要帶我去看醫生 但我覺得還可以撐住 所以還是出發到公司支援上班 剛好遇到一個帶兩個小男孩的漂亮媽咪 想說問問他陣痛是什麼感覺 (因為此時的自己肚子也是一陣一陣的不舒服) 他就說因為他是剖腹的  所以不太清楚 還跟我分享了他自己在某間婦產科危險的生產經歷 聽他講的過程  好像很輕鬆~但感覺得到當下的危險 幸好他有跟我說有測"陣痛頻率的app"  回到家立刻下載 回到家就開始休息 到了晚上開始有比較痛 我就一直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老爺就幫我紀錄痛的時候 本來想要忍耐  因為剛好是禮拜天 禮拜一老爺就要開車回去上班 但老爺一直說要帶我去看醫生 然後我就說  可是陣痛還沒有固定頻率阿 (我也不知道當初我在傻什麼的...) 老爺看我越來越不舒服  就說有頻率 不管~我現在就是要帶你去醫院 先回家載我媽咪  就衝衝衝衝到醫院 因為老爺有先打電話詢問頻率的事 所以一到醫院護理師就叫我先躺著 換衣服 老爺幫我填資料 然後就是測開幾指拉 本人非常緊張  所以第一次年輕的護理師幫我測的時候 我痛到大聲尖叫  他就說我這樣他沒辦法幫我測 後來一位比較資深的護理師 他就先跟我說  叫我要放輕鬆 手伸進去的時候先深呼吸  腳盡量打開 測完後說我已經開三指了~ 然後我就跟護理師說 可是我還沒剃毛... 他們就說會幫我剃 然後我就問說  灌腸是用浣腸嗎? 她說是了以後我就放心了 因為小時候用過  大概知道是麼什感覺 刮完毛和用完浣腸後,老爺就陪我去廁所 (這時候就知道沒有嫁錯人​) 雖然這時候有用浣腸但上廁所時還是很不舒服 就很像經痛來的不舒服 在開到八指的過程 陣痛很痛時  會忍不住大叫 護理師一直告訴我不能這樣  不然我會沒力 一旁有剖腹的待產產婦 被我的尖叫嚇死  擔心等等也會這麼痛 來探視其他孕婦的人 聽到我的尖叫聲  還一直笑我  讓我心靈有點受傷​ (提醒大家去醫院的時候不要亂笑孕婦阿......) 對了~有發現我沒說到破羊水這件事嗎 是的  我滿腦子就在想說  我怎麼沒破羊水 結果醫生就來了 看著我的測胎兒心跳的來到高峰時 也就是最痛的時候 手動幫我用破了  羊水就流出來了 最痛的過程就開始了 我想去小便還上不太出來  但還是很痛 醫生又過來看一下  說我膀胱很漲 這樣小孩不好出來  就安排導尿 後來我可能真的太吵了 影響到剛剖腹產完的孕婦 我就被請下床坐輪椅送入產房了 來到產房雖然痛的半死 但還是要自己爬上產台 護理師還是很認真的跟我說盡量不要叫出聲不然會消耗體力 要呼吸呼吸 但真的好難喔~話說我的拉梅茲才剛上完 都還沒練習的說  就已經在產台上了 先生也一直陪著我 這時候就深深覺得鼻子呼吸  嘴巴吐氣真的很難 已經累到快失去意識了 醫生就說用吸的  開到60  ~(一直在記憶怪的東西) 可以感覺醫生在幫我開會陰處 吸一下阿弟就出來了 這種就像月經來時  很大塊血塊出來的感覺 出來的時候  我就問說 為何沒聽到哭聲 (因為姊姊一直交代要注意~) 他們就說幫弟弟整理一下  等等~ 就聽到弟弟的哭聲 哇哇大叫 護理師還抱弟弟給我看  看一眼就想睡了 護理師就叫我先眼睛閉起來休息吧~ 醫生這時都還是一直在清理子宮內 確定胎盤有出來乾淨~ 然後我就睡到不知在哪裡去了 等到有點意識的時候  在旋轉旋轉人生跑馬燈 就漸漸醒了  醫生在做縫合的結尾 我已經忘記我怎麼到病床上的了 只是想說自己和弟弟都平安活下來了 其實在產台上心裡都會亂想~ 回到了待產室 媽媽和先生都陪著我 我只是跟他們說  我屁股好痛 沒錯~我屁股真的真的好痛 他們就一直說 應該不是屁股痛吧 不~真的是屁股痛 說著說著  又睡著了~ 其實我還一直昏昏的  眼睛張不太開 休息一下 護理師就推我回去病房了 回病房就是先吃一碗熱呼呼的水煮蛋 第一次感覺到水煮蛋這麼好吃​ (不過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生完小孩要吃水煮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