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To be continued or not?焦慮症回憶錄

事過境遷(?),至少我不用再吃藥了。選擇告訴大家三個多月前我發生的狀況,有在定時收看的朋友們應該知道我大概在三個月前有說過我在拍記錄片。我想現在演變至此,我也可以告訴大家我到底在拍什麼記錄片。三個月前...

事過境遷(?),至少我不用再吃藥了。 選擇告訴大家三個多月前我發生的狀況,有在定時收看的朋友們應該知道我大概在三個月前有說過我在拍記錄片。 我想現在演變至此,我也可以告訴大家我到底在拍什麼記錄片。 三個月前我開啟了我人生的新副本,醫生說我得了焦慮症。 你們第一個反應也許是「What happened?」   簡單的說就是三個多月前,當總經理要我接黃光平台時,當時身為製造協理好棒棒協理剛請完長假回鍋,突然介入研發平台,搞得大家一頭霧水,於是我去問了總經理這位協理在這平台扮演的角色為何?   「妳為什麼這麼問?妳以為他坐那位置是幹嘛的?妳不要給我變成一個Trouble maker!妳不要逼我把妳給逼死!」成為整件事情的開端。   也許,他們之間有不能說的秘密、我們無法理解的羈絆、或者其他我們想像不到的事情,Whatever. 當下我愣住,但我不曉得其實我已經受傷了,我一直告訴自己「好吧!這也沒什麼。」 後來的日子裡,我的生活開始有點不一樣,總經理每次召見時,我的手會不自主地顫抖,感覺像中風。 下班回到家時,就算以前在前公司再怎麼操,回到宿舍、回到家,永遠放得下而不再去想。 而那陣子,我的狀態是,那句重擊我的話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我開始不停地跟阿飛抱怨碎唸,覺得不懂為什麼他要這樣跟我說話,搞到晚上開始失眠、甚至盜汗。   最嚴重的,就是三月底的那場我個人的技術研究發表會。 總經理就坐在我旁邊,我完全不敢看他,也就完全不敢往後看後面的聽眾,整場報告我覺得我講的話跟我的人是整個分離的;我嘴裡講著的是化學推演,我的身體裡卻有強烈的噁心排斥感在醞釀。 我第一次感受到真的有個人坐在我身邊竟然會讓我有強烈地噁心、會後還能讓我去廁所吐得亂七八糟才能紓緩的狀況。 「我認真地建議妳,去看個醫生,妳真的不對勁。」研發處長很鄭重地告訴我。 當時元寶四個多月,我去了婦產科,婦產科告訴我不排除是產後憂鬱症,但希望我轉介身心科看診。   在阿飛陪同下,三月的某個週六早晨,來到身心科就診,拿到的藥單上寫著:「創傷壓力症侯群、焦慮症」等等字眼, 當下知道的時候覺得不敢置信,甚至一度懷疑過自己,我抗壓性太差?我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我會這樣? 但是那種無法控制的不舒服感是真實的存在。 ​ 有時候人的過勞往往不是身體上的勞累,心理上、精神上的折磨往往是更恐怖的噩夢。 醫生開了「憂必晴」這樣的抗憂鬱藥物給我,我一臉茫然,沒想過有天我竟會遇上這種狀況。 那種藥物吃下去其實也不是吃了就會很快樂、很放鬆,實際上是很不舒服,就算醫生要我睡前吃,隔天起來我依舊像宿醉一樣不舒服。 除了藥物治療外,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調整,只不過被診斷出來時,我一度覺得:「天哪!!!難道我是神經病?!」   煩惱這種東西其實很討厭,想忘記偏偏最難忘,不去想它卻偏要在你腦裡刷存在感,最後我決定採取一個偏激的做法,那就煩個徹底吧! 於是每天只要午餐後還有點時間,我就在我筆記本上寫我在煩什麼,寫「某某人很討厭、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髒話)」等等有建設性跟沒建設性的話,但有時候不見得是用寫的,可能也會用畫的,畫一坨屎代表某人、畫一個天使代表另一個人、或者畫一座地獄代表現況;寫完畫完了之後卻又不想再看到,只好拿去碎紙機把它毀了,幾乎上班日的午餐過後的短暫時光裡,我都會這麼做,因為那是我一天之內唯一可以獲得一個人寧靜的時光。   一直到現在,上週那位老先生(總經理)在玩組織大風吹時,我當下不再壓抑、面對他又召見我長達二十三分鐘時,我的手不再顫抖、也不再感到噁心。 也許你們看這到裡,會覺得我的症狀應該已痊癒,我覺得這個答案只對了一半。 也就是說,我的症狀改善,或許真的是自己從那堆早已被粉碎的塗鴉書寫紙堆裡走出來,又或者......對於這樣的三不五時面聖召見、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也許已經從這些枷鎖中解脫,反而更能多在意自己一點、多愛自己一些,看得也更清楚,至少我自以為我看得是比以前清楚。 最後,我鬆了口氣,因為我總算交代了我到底拍了什麼記錄片。 文章是之前病發時寫的紓壓文,只能說文字真的是個有魅力的媒介。   https://mamibuy.com.tw/talk/article/120884   啦啦也有粉絲團囉!歡迎來找我們玩!^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