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套
武漢肺炎
卡介苗
退奶藥
胎位不正
病毒疹
止咳
收涎
拜床母
懷孕前兆
媽媽手冊
食譜

育兒的隱形勞務

從兒子出生以來,其實我一直隱約感覺跟老公的關係有一種失衡的問題,但是一直隱隱地沒被處理,或是重重提出又被草草帶過,可能因為帶小孩有太多的事務和情緒,我真的也沒有時間好好搞清楚中間到底是什麼環節讓我不舒服。

從兒子出生以來,其實我一直隱約感覺跟老公的關係有一種失衡的問題,但是一直隱隱地沒被處理,或是重重提出又被草草帶過,可能因為帶小孩有太多的事務和情緒,我真的也沒有時間好好搞清楚中間到底是什麼環節讓我不舒服。如今或許因為四個多月了,應付小孩愈趨得心應手,有些擱置的情緒可以被拿出來感受一下,又適逢連續假期,於是我們吵了一天的架。   孩子出生後,我們都很失落 爭吵開始於非常無聊的事件,但是一發不可收拾,我隔離自己一陣子後寫了一段蠻重的話給他: 「我很傷心好像對你來說陪著我和小孩變成很累的事情,要說工作很累什麼的、說工作都是為了讓我們過好的生活,可是生活真的有變好嗎? 我一直儘量用緩和不是亂吵的方式在讓關係接近我期待的樣子,可是我覺得真的有些東西在流失,不只是關係中的,也感覺自己在關係中不再感到自己像當初那樣有價值。」 他看完說他也很傷心,他上班這麼辛苦,下班雖然累也儘量都會分擔家務,也常常在上班時候傳訊息關心我們,但往往我顧著小孩也根本不理他,還要指責他做得不夠。 蠻令人很意外的是,我們都覺得自己被冷落了。 在這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他在生悶氣,雖然聽了有點生氣覺得這種想法很幼稚,就是我照顧小孩是盡我做媽媽的本分,本來就是我閒下來了才有心思去做別的事,結果他不幫忙我還在那自己悶悶覺得被冷落。但也有點寬慰,原來自己不是在小孩出生以後唯一感到失落的人。 不過即使理解彼此的想法,我們還是僵持不下。我覺得我好不容易有空檔跟他說說話為何他一直拒絕我;他則認為我只想到自己想要相處,沒有考慮到他工作很累有時候只想要放空。 誰比較辛苦? 於是我們就開始了一個苦苦相逼的競賽,各自都在說自己的日常有多辛苦,希望對方可以體諒自己而願意退讓,但是這個過程中我感覺自己非常吃虧,因為他的辛苦非常容易理解:他六點半要出門開車到公司,八點上班,午休只有40分鐘,整天都沒辦法休息,下班還要塞車,回到家都七八點,扣掉吃飯洗澡的時間,只有一兩個小時能做自己的事情,當然只想放鬆,而他已經犧牲掉自己的放鬆時間做一些家務了,為何我還覺得不夠。 然後輪到我了。我的日常基本上就是,跟兒子一起從晚上12點斷斷續續躺到中午12點!因為嬰兒吃母乳比較難飽飽地睡過夜,常常會一直睡睡醒醒,我就要餵他,他睡著了我也不一定就能馬上睡著,中間還要起來換一兩次尿布,然後中午了,我就蒸便當趁他還沒醒來的時候吃,如果他醒了就把他放安撫椅邊吃、邊看電視、邊逗他,吃飽洗好碗差不多他又餓了,又要躺著餵他,餵完他可能會再小睡一下,也可能不會,如果他睡著了我就小小做一下自己的事情,或是打掃家裡、曬衣服,但他大概30分鐘也會起床,起床就得陪他玩一玩,累了又吃,吃了又會睡著,我又做一點自己的事(或有時我餵一餵就跟著睡著了),大概這個loop兩三次以後,就晚餐時間了。雖然因為有媽媽幫忙不用張羅吃的,但吃完以後就要幫寶寶洗澡,把小孩交給媽媽或老公抱一抱玩一玩,我就去洗澡,洗完差不多就準備要上床睡覺了。   總結我的一天就是:睡、吃、睡、玩、吃、玩、睡。 聽起來就是一個字:爽。   雖然我真的覺得自己很辛苦,但怎麼說好像就是沒有比老公辛苦,光是我一天有很多時間可以躺平,爽度似乎就已完勝上班族生活。其實我真的也常常覺得自己可以在家帶小孩很幸福,也會願意體諒老公上班很累多分擔家務,但是在感受上我真的覺得我的生活也並沒有聽起來的那麼愉快舒心,只是我也說不清楚我辛苦的究竟是什麼。 而這種聽起來的愉快,好像就成為我無法在關係中有所要求的痛腳;說不清楚的辛苦,則成為我被數落「不食人間煙火」的把柄。 我覺得這種明明感受上是辛苦,卻要被說「過很爽」,就是我感覺到自己越來越沒價值的原因,即使「全職媽媽很辛苦」是一件被說爛了的事,但真的在關係中出演時就是很難被看到。職場上的辛苦顯而易見地得到掌聲,對照我對家庭付出幾乎全部的時間卻還被覺得是在享受。 其實我真的也並沒有想要什麼浮誇的回饋像是老公每天回家with一把玫瑰花之類的,只是希望自己的犧牲可以得到至少相應的慰勞。   看不見的勞務 直到睡前我們仍然沒有結論,但是談話氣氛已輕鬆許多,我突然有個想法便提議:「不然從今天開始我們每天晚上睡前要想出當天發生的三件事對對方表達感謝!你先!」 結果老公又皺眉說:「不要,今天很累耶!」 我一聽到這回應立刻玻璃心碎,我好不容易想到可以增溫感情的方法又被「很累」拒絕了,這一整天的溝通對於我們的關係毫無幫助,於是我崩潰指責他又來了,他對於這睡前的回馬槍也很不滿地說「為何又一定要照你說的做!」 這時,睡在中間的兒子大概因為我們不住提高的音量哭了起來,我想安撫他就趕快把奶塞到他嘴裡,邊哭邊餵又跟老公對著眼,我實在很不甘願,便不餵了轉過身去哭。沒得吃的兒子便跟著哭了起來,一聲一聲地增強,我心疼得沒辦法只好轉過去抱抱他繼續餵,一邊流著眼淚說: 「你看到我們之間的差異了嗎?嬰兒沒得商量,他要就是要,二十四小時任何時刻只要他要我就是要給,但是你只要下班回家就可以說因為你工作很累你不要做什麼,你不做的就是我要做,然後你還要覺得你是我們之間比較辛苦的那一個。」 話說完的同時,我突然能意識到那種生活中說不清楚但是又確實大量存在的消耗,就是我在任何情緒狀態、任何情境中都必須放下自己的需求優先去回應小孩的需要。 無論那個回應的動作有多不費力,都讓我把自己更放輕了一點,就好像在每一天持續剝削一片片自己去滋養孩子長大,漸漸地便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像過去那樣有份量。但是這些片片片片零碎的落在別人眼中,要說辛苦,又太輕微了。 可能因為眼前的一切實在太寫實地悲情,老公好像突然也意識到這種身不由己就是我的日常,他沒說什麼,只是伸出手來把我跟兒子摟著。 我看清楚了自己一直以來的辛苦,也知道自己的辛苦被看見了,於是這瞬間,好像就沒那麼辛苦了。 兒子睡著以後我親了親他跟老公的額頭,示意今日戰事正式告結,便打開電腦開始寫起這篇。在一旁睡著的兒子抓著我的衣角、老公的左手輕碰著我的手肘打呼,突然感覺自己珍貴地、穩穩地在愛裡存在著。 謝謝,我們都辛苦了。 本文由《  Y.C. ︱鬱結小姐 》授權,未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 鬱結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