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桂綸鎂的私心情

當情緒低潮時候,你會怎麼做?小鎂的方式是,什麼都不做。巴黎的露天咖啡座,街上的人潮熙來攘往,鄰桌的兩個法國女生高聲談笑,小鎂沈默了好一會,然後說,我要哭了,眼淚順著臉頰滑落。已經大半年時間了,生活雖然

    當情緒低潮時候,你會怎麼做?小鎂的方式是,什麼都不做。 巴黎的露天咖啡座,街上的人潮熙來攘往,鄰桌的兩個法國女生高聲談笑,小鎂沈默了好一會,然後說,我要哭了,眼淚順著臉頰滑落。已經大半年時間了,生活雖然如常,雖然和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一樣會開懷的笑的東倒西歪,「雖然,我其實沒有什麼理由不快樂」,然而她的心裡始終有著一種無以名狀的巨大悲傷感。我們很喜歡用台語叫她的名字,在台語裡「鎂」和「躲」是諧音,可她老學不會躲,或者應該說,她會封閉自己把自己藏起來,可她總是太過誠實,或者太過認真的,無法漠視自己內在的聲音。         低潮的情緒起始自去年年底,拍完兩部戲之後,內耗太過的疲憊,讓她突然覺得表演的快樂不見了。它不見了,消失了。表演對我來說一直是那麼那麼快樂的事情,可是它消失了,不見了,我沒有辦法感受角色本身,我沒有感覺了。當然我也可以用過去累積的經驗繼續表演,但我不快樂,那讓我覺得是很虛假的。 然後更糟糕的是,當表演這件事情在我心裡瓦解的同時,我居然覺得世界也崩解了。我怎麼會把自己活成這樣。不是應該是當表演這件事情沒辦法讓我那麼有成就感的時候,生活中依然有其它的事情吸引我,我依然覺得生活美好。 可是……,大家都說生活很重要,我也這麼說,可是我的生活卻極其乏味、枯燥與無聊,我的心其實有發出訊號,告訴我應該去做些什麼,可是我懦弱的沒有去拓展自己與這個世界接觸的可能。         是,我也覺得我給自己的標準太高了,但我其實不清楚那個標準到底是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做每一件事情都到不到到不到,然後你累積了十年這種到不到,就會覺得天哪,I am nothing。 因為你看了很多好電影,看了很多好的表演,你會希望自己也能夠做到,可你同時知道自己的能力,知道你目前是做不到的。要去擁抱自己的難堪真的非常難堪,然而你必須很誠實的跟自己說,其實你真的什麼都不太會哦,其實你沒有真的累積什麼,其實你沒有你想的那麼聰明,沒有你以為的那麼勇敢,你想要做的那麼多事情,你做了嗎? 於是她刻意停下腳步,甚至做好一整年不拍任何電影的準備,在停止的狀態中,任憑自己down,自己一個人窩在房間裡,看大量的電影、大量的書,要不就是整天躺在床上,不想跟任何人說話,不想做任何事情。任性的,只是讓自己爛在那。就爛在那吧。現在好多了。前段時間從西藏回來之後,雖然情緒還是低落,但至少可以正常生活,至少覺得自己好像可以繼續拍下去了。       低潮時候習慣自我否定,小鎂笑說自己有個很變態的部分是,當自我否定時候就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快樂。除非過了自己那一關。當低潮發作時,就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得到大家的愛。我自己都不喜歡自己了,我哪有臉讓大家愛我。這樣才公平啊。就像我知道,我真的非常非常的幸福,而我之所以會那麼痛苦,也來自於我太幸福了,我在《白日焰火》裡做了一場那麼棒的夢,那個夢到現在都還在游離,還在流動,然而你的生活不可能永遠在吃糖,你會要面對,會遇到一些挫折、困難,所以對我來講,你有多幸福,就有可能多糟糕。這是對等的。 所以……,好啦,我有一個值得被稱讚的地方,就是當我發現自己虛的時候,我沒有繼續假裝下去,然後雖然很痛,但是我不會害怕去經歷痛苦,因為我曾經得到過非常非常多的美好,所以我不能拒絕痛苦與悲傷,相對我現在這麼糟,所以暫時我還不能擁有快樂,或許要再下一去一點,我才能說,ok,快樂,你來吧。 聊天過程中,她的聲音不斷有著哽咽,這不是她第一次的低潮經驗,當然,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每一次的低潮都是非常痛苦的經歷,然後每一次,她仍舊選擇直接和痛苦對峙。 我知道我以後還是會用這樣的方式。她的眼眶又紅了。或許我必須經歷這些,才能夠真正的把自己展開,才能夠愉快的拍電影,然後或許有一天,我才能夠真正的,把生活過得精彩。因為這就是我,桂綸鎂。 情緒出現狀況時,有人習慣尋求外援,有人喜歡靠自己,每個人用各自不同的方式「過」,小鎂清楚終究的答案必須自己尋找,於是過程就算再痛,也必須自己經過。現在的她,仍舊在過程中。 面對這樣的桂綸鎂,只想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延伸閱讀 ♥影后桂綸鎂三十歲心情語錄 ♥影后私下其實是個穿搭潮人?你不知道的桂綸鎂全紀錄 ♥林心如自己一個人也堅持要香香的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