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殘荷夜露煮粥

金絲陽光縫被,玉石珍珠串風鈴,白雲暖風傳心情。念你,你可知;想你,你可知;等你,你可知。我站在天涯的這頭遠望,我泊在海角的這頭遠航。望不到心系的那朵雲,怎不讓人惆悵;航不到心系的那座島,怎不讓人憂傷。

金絲陽光縫被,玉石珍珠串風鈴,白雲暖風傳心情。念你,你可知;想你,你可知;等你,你可知。我站在天涯的這頭遠望,我泊在海角的這頭遠航。望不到心系的那朵雲,怎不讓人惆悵;航不到心系的那座島,怎不讓人憂傷。鳥兒啊,你是否可以捎些她的消息給我;魚兒啊,你是否可以郵寄些祝福給她。 我手捧水靈的花朵,在流星下等你;我身穿潔淨的衣衫,在小院裏等你;我跪拜在紫霧縈繞的佛堂,在梵音中等你,在祈禱中等你。等你歸來,給我熟悉的甜甜一笑。 為你封心所愛,為你洗盡鉛華,張愛玲對胡蘭成說:我終是不愛了的。可那是除卻滄海難為水,望斷巫山不是雲,把一個人從心裏趕出去,整個兒都是空掉了的。一個人從此就行屍走肉,失去了靈魂。有的人與你相聚的緣雖然短暫,可那人卻是你的靈魂,他走了,你就不復存在了,存在的僅僅只是軀殼而已。如林黛玉之於賈寶玉,荷西之於三毛,唐婉之於陸遊,消隕的,哪里僅僅是一個知心愛人呢。 人說:蝴蝶渡不過滄海。佛也度不了無緣的人。人在這個世界了,糾纏於愛恨情愁,愛文字的男女,更是天生一種癡情,要度自己,定是難上加難的。佛說人必須淡然心性才能平和安寧,與鏡花水月從容作別,才能獲得自在解脫。可我從佛那裏打了一轉,又沉迷在塵世的煙火中了。紅塵即淨土,淨土即紅塵,姹紫嫣紅原來就是佛前的蓮花一朵,蓮花一朵也幻化出塵世的萬紫千紅。心無執念,你就是佛。 又是月明星稀,夜色闌珊,靜坐屋中,茶為伴,字為友,茶潤喉,字寫心,守著這份寧靜與簡單,甚好。雪小禪說:喜歡文字的人,大抵是命數。難以逃脫文字的糾纏——那些柔軟、卑微、慈悲、糾結、疼痛、纏繞……那些與生俱來的要命的物質,如影隨形,終生不肯放過你,只要你還活著,它們像青苔,像菌,隨時、隨地,四處蔓延。 願做一片濕地,讓字句的青苔鋪展開來,蔥蘢繁茂而低調內斂;願做清水荷塘,讓菌類在小池中繁衍生息,和諧共生而其樂融融。墨海是一方淨土,字為槳,文為帆,心為船;書鄉是一方聖土,畫為屋,詩為床,雲為枕。 江南是詩韻裏的江南,山水是唐宋時的山水,過去未來現在同時存在,存在在哪里?在我們的心裏。打開一卷卷詩書,與一個個靈魂對話,或豔麗的,或孤絕的,或淒婉的,或嫵媚的,古今多少癡情的女子?古今多少鍾情的男子?都在我的心頭一起聚攏來,演繹前世今生的悲歡離合。一樣的小橋流水,一樣的山崗明月,擱淺了歲月,瘦盡了雲煙,凋零了殘紅,飄搖了思念。今夜風月無邊,你是否會入我夢來?從詩經裏走來,從唐風宋韻了,從紅樓夢裏,款款的,你走來,以一朵花的空靈,一滴細雨的落寞,一輪明月的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