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不漂亮是種福氣

有個女演員說過這樣壹段話:女人,長得漂亮是運氣,長得不漂亮是福氣。我覺得這話說得有道理,女人太漂亮,圍著的男人多,受的誘惑也多,難免恃寵而驕,最後的結果無非兩樣:要麽心比天高,命比紙薄;要麽孤芳自賞,

有個女演員說過這樣壹段話:女人,長得漂亮是運氣,長得不漂亮是福氣。 我覺得這話說得有道理,女人太漂亮,圍著的男人多,受的誘惑也多,難免恃寵而驕,最後的結果無非兩樣:要麽心比天高,命比紙薄;要麽孤芳自賞,乏人問津。 看來女人太漂亮,跟男人太有錢壹樣,都不是什麽好事。美女跟巨額財產壹樣,都會被無數好事者惦記著、揣摩著、念刀著,擱誰家裏都不踏實。過去有種說法,壹入侯門深似海,娶個太漂亮的美女回家,也怕“滿園春色關不住,壹枝紅杏出墻來”。所以,大多數男人雖很好色,但又很理智,他們深知美女可以喜歡,但不能愛,更不敢娶回家。要不,中國自古為什麽壹直有“兒女情長,英雄氣短”的說法呢? 在我看來,紅顏薄命的悲劇,往往起源於紅顏對命運的期待值過高。倘若把人生比喻成壹筆投資,某些美女只是把年輕貌美當作唯壹的資本,總想壹本萬利——她們生怕辜負了自己的花容月貌。可是,投資有風險,壹本萬利的美事不是人人都可以遇上的,所以結果往往事與願違。 時間是女人最大的敵人。再美若天仙的女人,也會被時間打敗。女人越看重自身的外表,在時間面前會輸得越慘。花瓶式美女和智慧型女人就像龜兔賽跑,壹開始前者領先,最後保準是後者獲勝。 梅艷芳有壹首歌叫《女人花》,唱得哀婉纏綿、如泣如訴。自古以來,文人墨客都愛把漂亮女人比喻成美麗的鮮花。鮮花之所以那麽美、那麽艷,用生物學家的話說,那是因為它們要招蜂引蝶,如果錯過花期還沒有蜜蜂來為它們傳授花粉,沒多久就要枯萎和雕謝了,就像那詩所說“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但是,鮮花們常常遇人不淑,因為只有那些無聊的遊客才會毫不憐惜地把它們摘走,把玩幾下再無情地扔掉。真正有品位的男人,是不會這麽不“憐香惜玉”的,他們會停留駐足,反復欣賞,但不會把鮮花據為己有。而這似乎也預示了鮮花們孤苦無依的悲劇——總是被優秀的男人錯過,總是被低俗的男人糟踐。 壹位年過而立、貌美如花的朋友至今未嫁,她告訴我,她看不上壹般的凡夫俗子,覺得自己好比壹幅價值連城的古畫,應該被壹個有品位、有家底的收藏家所珍藏,所以絕不甘心被“賤賣”。 我深知她的“不菲價值”,但婉轉地告訴她,在這個世界上,敢於收藏名畫的人畢竟不多,壹是經濟實力有限,二是文化品位不夠。就算遇到這麽壹個知音,人家如獲至寶地把妳收藏了起來,也未必會天天愛不釋手,說不定掛在墻上欣賞壹陣子,新鮮感壹過就束之高閣了。 再有,真正的收藏家也不會只收藏壹件稀世珍品,壹旦遇到更好、更值錢的東西,原先捧在手心的寶貝難逃被打入冷宮的噩運。但是,“名畫們”往往不懂得這個道理,她們還是在那裏癡癡地等,最後把自己空等成了壹座淒清的望夫崖。無數美貌的“聖女”之所以被剩下,就是這種心理驅使的結果。 男人喜歡美女,但不代表男人只愛美女,更不代表男人只想娶美女回家。喜歡不等於愛,想跟美女戀愛和想跟美女結婚是兩個概念。男人的視覺沖動不等於男人的真心付出,大多數男人都很賊,他們深知再美麗的花朵也會有花容失色的壹天,再魔鬼的身材也會走樣。所以,真正聰明的女人,不管長得美不美,最好不要單單用外表作為對付男人的武器,否則,總有壹天這件武器會失靈,就像再百發百中的手槍也會有“啞火”的時候。 古人總結打仗的訣竅,“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同樣,女人在遭遇愛情阻擊戰時也要學會“攻心為上”。我猜想,壹對長久夫妻,終歸不是靠著妻子的美貌得以善終,因為美貌的折舊率最高,只有美德才可以歷久彌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