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剖腹生產血淚史

距離預產期不到兩個月,心情愈來愈緊張。今天回診產檢醫生說了,如果我要剖腹下次產檢完就可以挑日子了。⋯⋯當天晚上往事歷歷在目,好像跑馬燈一般回想起女兒生產的那天⋯我像平常一樣例行到診所產檢,除了肚子大很

距離預產期不到兩個月,心情愈來愈緊張。 今天回診產檢醫生說了,如果我要剖腹下次產檢完就可以挑日子了。⋯⋯ 當天晚上往事歷歷在目,好像跑馬燈一般回想起女兒生產的那天⋯ 我像平常一樣例行到診所產檢,除了肚子大很沉很重,和極度腰酸背痛之外也沒別的不適了。這天醫生突然說要內診我便照做上了檢查台(兩腿要開開的椅子,說真的很討厭),在醫生伸手挖了挖後就跟我報告說「有點落紅,妳快生了」(咦!?醫生你確定不是你挖到流血的嗎?)什麼都沒帶的我趁著先生幫忙帶準備用品來前默默地在等候室吃著我的最後一餐。接下來就是等護士小姐要妳做什麼就照做,去到2樓、填寫表單、躺在床上刮陰毛、灌腸去廁所,等先生回來後我已經躺在病床上吊著點滴戴氧氣罩了。 目前為止我都還沒有任何不舒服,一直懷疑是不是醫生搞錯了。測胎兒心音的護士說心音數據有漸弱的趨勢,醫生不時來內診檢查開了幾指,依舊是兩指。 慢慢地我的身體開始發冷,越來越冷、冷得直發抖,我詢問護士會不會是對點滴裏的成分過敏,護士說那是宮縮、陣痛劇烈的反應,可是我不覺得很痛只是很冷很冷。 測心音的護士又來拿數據了,直說心音持續變弱,有可能需要剖腹。 什麼!? 原本計畫自然產的我短時間內被通知即將生產、可能剖腹的訊息越發納悶,再加上冷得受不了好像身體不是自己的不斷發抖,護士再回病床通知確定剖腹的瞬間感覺好像失足落入大坑裏。 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很漫長又好像很短暫一切發生得莫名其妙。直到護士們過來幫我準備推入手術室時,我哭了⋯ 不由自主地哭個不停,ㄧ直抽噎加上發抖,都不曉得到底自己再哭什麼?也許是全部吧! 我突然想念起媽媽,很希望她能在旁邊。請先生打電話給我媽媽告訴她我要剖腹生產的消息,他說等我出來再一起通知(指的是公婆和我媽媽)可是我只是想讓媽媽知道她女兒發生了什麼事?我還可以出來嗎?你為什麼不打給我媽媽? 就這麼哭著被推入手術室了。 護士一直告訴我不要哭,對胎兒不好容易造成缺氧,可是眼淚不受控制完全止不住。在護士準備的同時,一位即將自然產的媽媽隨後也進了產房,我聽著她一直叫喊「好痛」,被一群護士和醫生包圍,痛苦地呻吟怒問醫生能用力了嗎?醫生一直說還不行,她痛到受不了地說「好痛,我要用力了」。 終於醫生說可以用力了! 她立刻放聲慘叫,整個手術室充滿聲嘶力竭的吼叫。不久,痛苦的叫喊被一陣尖銳的哭聲取代。 我的淚止住了,生產好可怕!一點也不溫馨。 接下來輪到我了。 護士讓我張開腿,準備將尿管插入尿道中,護士說不會痛放輕鬆,尿管插入的瞬間傳來一陣刺痛。 護士要我左側躺,麻醉師準備往脊椎部位注射麻醉藥,儘管護士要我不要動,卻因為發冷還在不自主抽噎和發抖。好恐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從來沒有在脊椎打過針,連麻醉藥都沒打過,馬上肚子就要被剖開了,我一點都還沒準備好。 意識還很清楚,甚至覺得還感覺得到下半身,但因為躺著,隔著一塊布,看不到護士究竟在做什麼?麻醉藥生效了嗎? 直到護士通知醫生前來,我的眼睛死瞪著天花板,緊張地心跳得好快。醫生在我的肚子劃下第一刀,可以很明顯感覺到有東西從右而左用力且深刻的壓迫腹部,醫生繼續攪動我的腹部,除了痛覺什麼都感覺得到,身體不是自己的,這種感覺讓我很恐怖。 漸漸地開始想睡覺,好像什麼東西被拉出來時,我失去意識了。 記得護士手上捧著一個黑黑紅紅的東西,對我數起12345說手指腳趾正常,可是當下我只想睡覺,點了一下頭後又失去意識了。 迷迷糊糊意識不清的狀態下,聽得到有個很像吸管的聲音在肚子裏來回移動著,又好像有什麼在拉扯著我的肚子。強烈的睏意卻又斷斷續續地醒來的感覺非常不舒服,持續不斷地是不明原因的發冷。 我好像被抬到病床了,好像被推出手術室了,好像我先生在我旁邊,好像有人來了(在問嬰兒在哪?)不是媽媽,那就誰都不要吵我好嗎?好冷好想睡覺,發抖地好難受,向要了一條被子後我終於睡著了。 再度清醒後,突然很想很想⋯看看從我肚子裏出來的女兒。 回憶的過程又流淚了,說真的我一點也不認為生產的過程很溫馨,所以面臨即將生產其實相當不安。現在打算回生女兒的那間婦產科請醫生評估自己適合哪種生產方式,但不論自然產、剖腹產,真的都好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