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生產及月子中心記錄-上

  因為先生家庭因素,所以早在婚前,先生的姐妹已提醒我在生產完可能需要請娘家幫忙做月子,也因為這樣娘家媽媽及阿姨們爭相要我回中部鄉下待產,礙於先生工作需要我幫忙,早在懷孕三個月已訂好高雄市的月子中心。

  因為先生家庭因素,所以早在婚前,先生的姐妹已提醒我在生產完可能需要請娘家幫忙做月子,也因為這樣娘家媽媽及阿姨們爭相要我回中部鄉下待產,礙於先生工作需要我幫忙,早在懷孕三個月已訂好高雄市的月子中心。從待產的準備到產後的月子中心的感想,在產後近兩個月還是很清晰。   我在38周回診,醫生笑說有得等了,無產兆且胎頭未下降所以再回去等,而且寶寶臉未轉向下,這樣的胎位在自然產過程中有可能生產時間會拉長,從32周告知胎位後就已經左側臥及膝胸臥式矯正胎位,看來無所獲只好放輕鬆等看看寶寶自己意願了。我每天晚上散步半小時當運動,因為宮縮越來越頻繁,導致睡眠越來越差甚至在某晚頭痛到無法外出散步,隔天發現自己似乎感冒了,感冒第一天昏昏沉沉的睡了好久,隔天忽然像經痛的痠痛感叫醒我。   早上8點因為出現經痛的感覺起床,到廁所發現落紅了,這段時間我使用陣痛APP,一下15分鐘一下5分鐘屬不規律。正好一位朋友早上傳了訊息問我生了沒有,聊到我的產兆後朋友激動地要我去待產,因為我們離醫院約50分鐘車程,可是我怕被醫院退貨啊!9點我正要下樓拿早餐才發現腰及腹部痛到挺不起來寸步難行,連食慾都沒有,只好拆兩包滴雞精到電鍋熱來喝,直到陣痛規律約5到10分鐘一次,趕緊打給先生說要去醫院看看,抵達醫院想不到我已經需要輪椅代步了,告知掛號處產兆於是先到待產室檢查,檢查完先生就被請去辦理住院了,我有點開心終於要卸貨了。   雖然陣痛是很痛的經痛,我卻趁著陣痛與陣痛間的小時間下床去上廁所,時常走著就站在半路等陣痛過才繼續走路。自從浣腸完後有尿液感也解不出尿,疼痛也加劇了。入院約11點,因為疼痛尚可忍耐,我躺著睡覺休息,痛的時候就咬牙或大口呼吸,不時緊握床欄杆搖晃發抖,先生默默在旁替我記錄著。下午2點為第一次內診(護士),這種疼痛就更無法言喻,無法忍耐大概會想踹人的感覺,子宮頸才開三公分,醫生跟護士們很開心說著:我們看好你今天會生喔!心想今天還很久,問今天幾點,有沒有一個大概的時間啊?連先生都不禁覺得我是不是痛到傻了,怎麼會問小孩幾點報到呢!   睡到4點我發現陣痛已經超乎我想像,我對先生說我要打無痛,先生問了兩次確定嗎,心想是我在痛,我當然確定呀,所以告知護士後又是一次內診!隨著我陣痛頻率越來越近,先生也查覺到我好像忍不住痛了,替我到護理站問麻醉師到了嗎,他回到房間告訴我護理站的白板上有我的名字,後頭寫著無痛,要我再等等。等待的過程我先生已告知家人及我的好姐妹們及月子餐業者,大家都正連線著更新進度,我因為太痛時不時靠著換氣呼吸都快渴死還一直出冷汗,大家怕我生產沒有體力,住鄰近的好友趕下班要備食物來醫院給我跟先生,好姐妹她住高雄的媽媽也正等我消息要替我備雞蛋湯,這樣的支持我更有動力。   下午5點多由醫生內診捏破羊水發現寶寶已解胎便,我聽到一個關鍵字,醫生對護士說:無痛完打催生。每個媽媽在產前都會做許多功課,打無痛又催生如果無力生不出來就有可能吃全餐變剖腹,可是醫生這次內診的疼痛比整天陣痛的幅度還大,終於讓我放聲大叫!6點到產房先打無痛與麻醉師聊了一下,麻醉師備好時候我請他等我陣痛完再下針,因為我痛到發抖我也很怕麻醉師不好下手,麻醉師反過來安慰我很勇敢,因為陣痛的痛很明顯反而感受不到下針的痛。回到房內先吃點月子餐,就去補眠。好友在8點也來了,好友剛好是醫學中心婦產科的護理師也給了很多建議,比如麻醉該不該吃東西跟術後平躺的問題,讓我也不至於太焦慮。   打完無痛後護士有來一次內診也不再那麼疼痛了,我真得要讚嘆一下無痛!睡到一半感覺痛感又回來了,我醒來第一件事情是要再補一針無痛,護士說我的進度很好要直接上催生不能打無痛,不然延遲產程會影響寶寶或是麻醉影響生產力氣,大約8點打了催生,8點半開始出現便意我覺得要生了,下面有東西要衝出來一樣,護士內診說8公分了,先生及好友在旁跟我一起呼吸換氣,到9點進產房,護士對醫生喊著:這媽媽很會用力,醫生你快點!然後我在產檯上用力兩次就生完了,只在醫生校對時間的三分鐘後,我像是解完一個十個月的大便,然後胎盤解出的感覺也很奇妙,瞬間肚子變得不緊繃心情很好,只好一邊跟醫生護士閒聊等縫合。到房間內,先生說他到產房聽到醫生說爸爸可以進來了,他踏進去來不及熱淚盈眶就生完了,不然我也很期待先生感動的樣子!   事後才知道當天生產的媽媽很多,已排到走道上了,而我是當日最快速生產完的初產媽媽。在我中午去廁所時我先生與另一位先生聊起來,才知道他太太一早羊水破了只有陣痛沒有其他進度,無痛催生都上了最後是剖腹才把寶寶生下,這位媽媽比我早入院又比我晚生寶寶,陣痛很折磨人很辛苦,幸好母子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