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教養不能急,孩子要慢慢教

原文聯結:http://se1462000.pixnet.net/blog/post/207640801接沐爺放學的時候,老師跟沐娘說:沐爺今天故意把濕毛巾放在別人頭上,還用水把同學的衣服潑溼。沐娘聽

原文聯結:http://se1462000.pixnet.net/blog/post/207640801 接沐爺放學的時候,老師跟沐娘說:沐爺今天故意把濕毛巾放在別人頭上,還用水把同學的衣服潑溼。 沐娘聽到這話臉都僵了。 這是多麼欠揍的行為啊! 沐爺頑皮的行為其實我並不意外,沐娘真正煩惱的是:我又要想辦法管教沐爺了! 每次要決定懲罰的方式和輕重程度,沐娘都要思量許久。 雖然以好的方面想,沐爺果真是個沒有問題的男孩子,該頑皮的時候一樣頑皮。 但不過頑皮不是可以搗蛋的理由,還是要讓沐爺知道同樣的動作不可再犯。 回想寶寶時期的沐爺,那時的他可聽話的呢! 以前沐爺還乖巧聽話的時候,看著別人家頑皮的男孩子,再看看自家的沐爺,都以為沐爺天性乖巧。 他那時不愛笑也不愛發出聲音,1.2歲的時候還被親戚說是"酷企鵝",冷酷冷酷地不吵鬧也不搶東西,別的孩子在一旁哭鬧他也能無動於衷,似乎是個超脫的孩子。 大錯啊! 3歲多之後,沐爺身上的頑皮因子就一一覺醒了。 原來不是沐爺不皮,只是時後未到。 當然,這次沐爺有被處罰,他的處罰就是:在回家的路上他想吃什麼點心都不可以,回家之後數50好好反省。 數50就是要沐爺從1數到50,藉數數的時間讓他冷靜冷靜。 下圖是沐爺聽到老師跟媽媽說他搗蛋的事後,不敢走在沐娘身邊,怕從沐娘口中聽到要處罰他的話,可是卻又頻頻回頭的背影。 他很在意沐娘聽到他搗蛋後的反應。 因為沐娘是實際會給沐爺施予處罰的人。   沐爺身邊會管教他的人很多,爺爺奶奶舅舅也都會管教他。 不過家人的管教法就是大聲威脅"再不聽話就要打下去囉!" 不求人拿在手上揮個老半天還是不會打下去。 想當然這樣的管教一定都沒有效,所以沐爺在三歲後漸漸失控。 並不是說孩子不聽話一定要用打的,但是聲控老半天沒有給孩子實際上的教育,像是隔離、限制活動、反省之類的,他們要再造次的機會非常大。 只是大家一定很疑惑,沐爺犯錯的時候沐爹和沐娘在哪裡? 平常這時候我們都還在工作。 (雙薪家庭的無奈。) 我們的工作特性會需要長時間的加班,晚上不一定能回家,平日放假被召回機率極高,與沐爺相處的時間很有限。 而且沐爺在沐爹沐娘身邊時看起來都還好。 但我們總會聽到沐外公和沐外婆碎唸沐爺不聽話,漸漸的,沐爺連在爹娘面前也開始放肆了起來。 沒有爸爸媽媽在身邊真的不行,再不管沐爺以後就管不住他了。 好家在沐娘今年懷了二公子,趁二公子出生後藉著留職停薪的時間,我要連沐爺一起好好教育。   四歲這個年紀很妙。 三歲多的叛逆,修理之後不見得會聽,但四歲就不一樣了,管教會有效。 即使不是很強力的用打用罵,沐爺也都會把沐娘說的話記在心裡。 (當然還是會有揍沐爺的時候。) 雖然前陣子沐爺才因為習慣性說謊被沐娘修理。 事情是這樣的: (文長可略,這時期的沐爺要逃避錯誤時很跳針,所以重複的問題我問了很多次,會有點煩。) 沐娘我某天真的受不了沐爺故意把自己犯的錯推給別人。 我就把沐爺叫到樓上房間,讓他在我面前盤腿坐好,兩手放膝蓋上,很慎重地跟他說: "你剛才打翻了飲料,明明是你犯錯,卻故意說是別人做的,這樣是說謊,是不對的。"、"媽媽是因為你說謊所以才處罰你,所以你知不知道媽媽是為什麼要處罰你?" 沐爺說:"知道。" "那你告訴媽媽,媽媽為什麼要處罰你?" 沐爺想了想,又說:"我不知道" 這樣翻來覆去的回答有點惹惱沐娘,但我還是忍著情緒再跟沐爺說明一次:"媽媽是因為你說謊所以才處罰你,你剛才打翻了飲料,明明是你犯錯,卻故意說是小舅舅,這樣是說謊,說謊是不對的,知不知道?" 沐爺說:"知道!" "那我問你,飲料是誰打翻的?"沐娘怕沐爺搞不清楚我的意思,所以又從頭開始問。 沐爺想了想,眼神飄來飄去,我叫沐爺看著我,等他轉頭回來後又思考了一下,說"是小舅舅。" 這時沐娘就快抓狂了,說:"是你,我親眼看到是你打翻的,所以我再問你一次,飲料是誰打翻的?" 沐爺這時後就承認了說:"是我。" "那你說,媽媽為什麼要處罰你?" 沐爺卻回說"因為我不乖。 不乖這個說法太攏統,所以我又再問一遍:"我再問你一次,飲料是誰打翻的?" 沐爺這時又回:"是小舅舅!" "你為什麼要一直說謊!"這時候我真的生氣了,找了愛的小手打了沐爺一下。 沐爺開始哭,要我抱他,但我以他不乖為名拒絕,並且要他不許哭。 等他止住哭聲,沐娘才又繼續問他:"媽媽是因為你說謊所以才打你,所以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被打?" 沐爺這時就直接回答:"我沒有被打!" 這句話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沐娘一聽到這句話,忍不住舉起手上的棍子狠狠地往沐爺身上打了一下。 我真的氣炸了,很明顯的睜眼說瞎話,連被打了被修理了這件事也能說謊。 沐爺放聲大哭起來,說"媽媽你疼我!" 我說:"不要,你一直說謊,我不疼不聽話的小孩,坐好,手放膝蓋上。" 我冷冷地看著沐爺哭,等沐爺不哭了之後,我才再一次問沐爺:"媽媽是因為你說謊所以才打你,所以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被打?" "知道!" "為什麼?" "因為我說謊"沐爺這時終於認錯。 "嗯,你剛才有被媽媽打卻說沒有,還有自己打翻飲料卻說是小舅舅打翻的,這些都是說謊,是不對的,以後不可以說謊,知不知道"沐爺認錯後沐娘還是做了個總結,免得他誤會。 "知道!" 最後我才給沐爺抱抱安慰,然後放他離開房間。 雖然這個事件之後,沐爺還有偶爾有說謊的狀況發生。 不過那次修理了沐爺之後,只要沐爺再說謊,我用瞪的他就會收斂。   在沐娘留職停薪之後,沐爺再度回歸沐娘管制。 先前被外公外婆餵飯的習慣被沐娘禁止,即使沐娘開始接手時還跟外公外婆起了點意見爭執,但沐娘的堅持還是讓沐外公沐外婆願意放手。 因為沐娘跟沐外公和沐外婆說:"現在這麼多個孩子(沐爺、沐二公子、沐娘哥哥的兩個兒子旺嘎C和卜基哥,總共4個),你們是要餵到什麼時後?而且他都上幼兒園了,在學校也都自己吃,連比沐爺小的旺嘎C都自己吃飯了,沐爺沒道理不能自己吃,所以不要再餵沐爺了。" (對自己父母都比較放肆點,嘿嘿。) 由沐娘盯著,沐爺吃飯效率的確也比較好。 (我看有八成是黏媽媽的因素。) 所以每到吃飯時間,家人就會幫我抱二公子,讓我盯著沐爺吃飯。 就算吃的慢也沒關係,沐娘什麼沒有就是有時間,就這樣,沐爺認清他必須自己吃飯。 (吃飯的細節又是個有趣的故事,有空再來寫。)   絕大部分的時間,沐娘是憑著沐爺對我的情感依戀來做為管教他的手段(不陪他出去玩,晚上不陪他睡覺之類的),盡可能不用打的。 理由是:找棍子太麻煩。 騎車去撞人的話就回家,遇到有車要經過還不會讓開一樣回家反省,不吃飯我就坐在旁邊陪。 雖然沐娘要抱著二公子,沒辦法拎著他的領子,揪著他的耳朵把他拖回家,但即使只用聲控,沐爺還是會乖乖回頭。 (親情就是這麼偉大啊!) 這些管教都要花時間盯著看著陪著唸著,但我寧可花時間,順便當作跟沐爺培養感情,也儘量不要用打的方式來教育他。 愛的小手是我最後一道防線,非不得已我不會拿出來。 因為如果我對沐爺的約束只有愛的小手,那當連愛的小手都失效之後,我跟他之間就什麼也不剩了。 當然這樣講太過極端了,但沐娘想要表達的是: 愛的小手是種教養方式,但不適最優先的方式,也不是最好的方式。 就算棍子能夠有短時期威嚇的效果,那也是要有時間拿著棍子追著孩子打。 (打孩子也是要花心思的,不然幹嘛打勒?) 虛應故事性的吼孩子,然後自顧自的跟別人聊天、或低頭滑著手機,這樣也沒有辦法讓孩子聽話。 正眼都沒看孩子,孩子怎麼會正眼看著我們? 生活中的是非很多,我們如果沒陪著孩子把一個事件從頭看到尾,很難評斷對錯,並用正確的角度解釋給孩子聽,給予適當的引導。孩子犯錯後,沒有家長規劃反省和懲罰方式(父母沒提,小孩子不會自己反省和給自己懲罰的),還有給予處罰後的安撫,這樣很難讓孩子記取教訓。 以上動作都是要花時間的。 最重要的,被打過被吼罵的孩子還是會再犯錯,因為他們的錯誤沒有被指正、被糾正、被反省、被牢記。 所以教養孩子,該花費的時間一點都不能省。 該慢慢來的一點都急不得。 我們如果現在沒用點時間陪伴孩子,將來就可能要勤跑學校教務處、跑警局、跑法院。 該還的早晚都要還。   這就是沐娘為什麼要留職停薪的原因。 為了沐二公子,也為了沐爺。 沐娘要付出時間,慢慢、慢慢地陪他們成長。 打這篇文章的同時(凌晨4點),沐爺又爬起來,跑到電腦間,就算睡也要睡在沐娘身邊。 凌晨5點,聽到房裡有細碎的聲響,沐二公子已經睜開眼睛,沒哭,但他轉轉頭似乎想喝奶。 我躺著親餵完,二公子又睡了。 這禮拜沐爹都不會回家,如果沒有我,這兩個孩子怎麼辦? 但我現在不擔心這個問題,因為有我在。 我會慢慢教導他們做人處事的道理,直到我不在他們身邊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