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身體力行--婆婆教我的孝順

四年前,沐奶奶曾跟沐娘聊到關於孝順的事情(請見當媽媽之後--誰來孝順),今年我從沐奶奶身上看到她的孝順。--------------------------------本文開始------------

四年前,沐奶奶曾跟沐娘聊到關於孝順的事情(請見當媽媽之後--誰來孝順),今年我從沐奶奶身上看到她的孝順。 --------------------------------本文開始----------------------------------- 上上個禮拜,沐爹的外婆、沐奶奶的媽媽、沐爺和沐二公子的阿祖過世了。 所以沐爹請了一個禮拜的喪假,帶著一家大小回南部參加沐阿祖喪禮。 這是一個跟沐娘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長輩,因為姻親的關係,所以我才會來到炎熱的高雄,幫她摺幾紙元寶。 對於這個長輩,其實沐娘還是跟她有點交集的。 四年前,沐娘第一次留職停薪時,從沐爺兩個月大開始,沐娘就帶著小沐爺住在台南沐爺爺沐奶奶家。 對沐娘來說,台南是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所以我每天都會問沐奶奶有沒有要去哪? 假若沐奶奶有要出門,就會帶著沐娘和沐爺一起。 跟屁蟲沐娘到哪都跟去。 沐奶奶常送貨到西港,順道就會回娘家看看。因此,愛跟路的沐娘也因此常見到沐爹的外公外婆,所以沐娘對這兩位長輩並不陌生。 這幾年,沐阿祖們身體每況愈下,沐奶奶的兄弟們,擔心舊厝環境不好,人煙稀少,長輩在那裏如有意外,會沒辦法來的及處理。 所以近年,兩位長輩便沒有再繼續住在西港的舊厝裡,而改由沐外婆的大哥帶到高雄照顧。 雖然父母遷住高雄,沐奶奶便不容易藉送貨機會,順道去看望長輩,不過孝順的沐奶奶,每週都還會特地從台南坐車到高雄去探視他們。 如果沐爹有回台南,我們也會帶著孩子們載沐奶奶去高雄一起看看沐阿祖。 去年過年時,因某些緣故,沐爹的阿嬤住到台南沐奶奶家幾天,期間剛好我們也放年假回台南,因而讓沐娘有機會幫忙照顧到沐阿祖。 在沐阿祖還沒回高雄的那兩天,沐奶奶一早還是要出門工作,所以就交代沐娘,如果沐阿祖起來,請我幫忙拿哪個東西給沐阿祖喝,其他時間就讓沐阿祖休息就好,不用特別看顧,她工作途中會抽空回來看,然後就急忙出門了。 早起的沐娘聽了,喔~~~了一聲,心想那好像也沒什麼我的事,就趁老公孩子都還沒起床時,繼續玩我的電腦。 不過,在沐奶奶還沒回來前,沐娘就聽到沐阿祖的喘氣聲,好一陣子了,很像不舒服,讓沐娘感覺不對,所以我還是到房間查看,發現沐阿祖想要起來上廁所,可是她沒有力氣爬上便椅。 這時我趕緊叫沐爹起床幫忙,將沐阿祖扶上便椅,幫她脫褲子,當沐阿祖上完廁所,我再幫忙清潔穿褲。 然後沐娘再跟沐爹協力帶沐阿祖到客廳喝點營養品,然後沐奶奶就回到家了。 這是我跟沐阿祖最親近的經驗吧! 從此,沐阿祖就記住沐娘了,後來我跟著沐爹一起去再去高雄看沐阿祖時,她還跟沐娘聊天聊滿久的,雖然我不確定我那發音不標準的台語她聽不聽得懂,而且我也不是很懂她那模糊不清的台語,希望我沒雞同鴨講。 沐娘記得那時是跟沐阿祖聊分遺產的問題吧! 我跟沐阿祖說:將來沐爹和沐娘不會想要拿沐爺爺沐奶奶留下的遺產,我們靠自己賺就行了,沐叔叔有需要就都給他! 因為遺產分配,是兄弟間多少都會遇到的問題,沐爹沐娘家都有遇到這樣的問題,沐娘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也跟沐爹說:我不想要為了遺產搞得兄弟鬩牆,如果我們需要拿爸媽的遺產,代表我們沒能力獨立,我們倆不是這樣的人,我們可以自己過活,所以將來不要去跟我們自己的兄弟姊妹爭遺產。 沐爹對沐娘的想法沒有意見。​ 沐阿祖今年89歲了,身體器官都老化,還有子宮頸癌,病痛纏身,其實沐奶奶心中,是希望沐阿祖能不要再跟病魔糾纏的。 所以這次喪禮,沐奶奶的兄弟姊妹們是以一種辦喜事的心情辦喪禮的。 因為沐阿祖已經痛苦太久了,先前她曾一度昏迷,但又救回來。 當時,沐奶奶就說:為什麼不讓她去? 但是沐奶奶的大哥捨不得,所以又把沐阿祖急救回來。 長輩的離開是遲早的事,其實大家都已心知肚明。 沐阿祖出殯前兩天,沐爹沐娘帶二公子去幫沐阿祖念經,沐爺沒去,因為沐娘怕沐爺在殯儀館坐不住,會吵吵鬧鬧,所以只帶二公子去。 離開前,聽到禮儀人員說,隔天會最後一次化沐阿祖的東西給她,有還要化的一定要記得帶。 沐阿祖還有一件外套放在沐爹房間,沐娘回家後就拿出來給沐奶奶,提醒她這是不是要拿去化給沐阿祖? 沐奶奶說:沒有,這件沒有要化,這是沐阿祖生前就已經給她的,沐阿祖生前她就有問過,這件外套她有沒有要帶回去穿,沐阿祖就跟她說,放她這,沐奶奶就當作是媽媽送給她的,她要留做紀念。 喔!這樣啊! 所以沐娘就把外套掛到沐奶奶房裡,讓沐奶奶能好好保留媽媽給的遺物。​ 現在,沐阿祖離世了,處理完後事之後,眾人的情緒也顯得輕鬆,一起吃個圓滿桌,飯後大家仍要繼續過自己的日子。 今天,沐爺跟著兩個遠房表姊玩得很開心。 以前沐爺小的時候,兩個姐姐就很照顧他。 今天,是非假日,餐廳一旁都是空桌,剛好讓三個人玩躲貓貓。 用餐完畢後,回程時,沐娘又跟沐奶奶聊起沐娘奶奶過世的事情,說道:我阿嬤過世前,連我都忘記了。(請看沐爺的生活-不會記得的外曾孫) 這時沐奶奶就說:她的媽媽過世的時候,意識都是清楚的,過世前幾天,她還把戴在身上的耳環和戒指都送給沐奶奶,別的兄弟都沒有喔!而且連時常照顧沐阿祖的大嫂(沐爹的舅媽),都沒注意到沐阿祖把耳環拿下來了,還是沐奶奶跟他們說他們才知道的。 而且沐阿祖送耳環的隔天,沐奶奶還故意問她說:你的耳環怎麼不見了。 沐阿祖就說:明明就送你了你還給我騙。 所以沐奶奶知道,自己的媽媽意識是清楚的,只是病痛纏身,但也因此,沐奶奶可以想像的到,每種病痛沐阿祖都清楚感受,與其拖著這樣的病軀,還不如早點走。 沐娘這幾年在旁觀察下來,我覺得沐奶奶是他們兄弟間最孝順貼心的。 每次他們兄弟間要跟父母溝通時,都派出沐奶奶去說服長輩,除了沐爹的大舅之外,就是沐奶奶最常去看望老爸爸老媽媽。 也難怪阿祖最後會把貼身的耳環和戒指送給沐奶奶,這是在感謝沐奶奶的一點孝心。 沐奶奶的孝心我們做晚輩的看在眼裡,也會記得的。 所以沐娘不會忌諱帶著沐爺和公子去喪禮,更會陪著沐奶奶去養老院看長輩,因為這是生命過程,我們現在這樣送長輩,將來,沐爺就會這樣送我們。 坦然面對生命的起落,生時好好地過,死能好好地走。 此生無憾。 原文連結http://se1462000.pixnet.net/blog/post/21900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