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長大是一個必然的過程

窗前,玉蘭已經開過,飄散的香馨不知你有沒有來得及記取,大朵大朵的粉白就已成記憶。一年一年的時光,一團一團地被我們拋在了身後,望望很美,可是卻再也無法撿拾,永遠地貼在了童年少年來過的路上。無法抗拒,不如

窗前,玉蘭已經開過,飄散的香馨不知你有沒有來得及記取,大朵大朵的粉白就已成記憶。一年一年的時光,一團一團地被我們拋在了身後,望望很美,可是卻再也無法撿拾,永遠地貼在了童年少年來過的路上。 無法抗拒,不如渴望。 滿樹婆娑的櫻花喧囂地到來,喊著鬧著展示她們的芬芳。幾日之間,卻迅然枯萎、凋零,難尋一點絢麗動人的姿影。這春日也是正好,煩苦的高三馬上就要結束,勞頓不堪的身心即將有個休整。分散的一天也要倏地到來,如花的青春裏,那些屬於你們中學時代的日子也將花落成惘然的記憶,就像一個女子美麗的容顏。自此而後,你們的學生稱號是否還能繼續?生命裏這些艱苦而生動的細節是否還會再有?一起埋頭苦讀的身影是否還能再見?那些古板而善良的師者是否還會是你們愛之恨之的剪影? 上課,下課;上課,下課……日子似乎沒有多少改變,一天一天的程式還是一點一點地完成。卷子一頁一頁地做著,老師一節一節地講著。改變的只是高考倒計時牌上的數字,不動聲色地翻了又翻,翻了又翻。翻過一頁,那個生命中極其重要的一天就永遠地離我們而去了。那些一天一天減少的數字將高三的細節慢慢地壓縮成了記憶,壓縮成為過去,也壓縮成了一種對未來的茫然而興奮的期盼。 六月,轉瞬將至。陽光中有了些許莫名的憂傷。 不光是你們,我也是。 我小心地對待這最後的三十幾個日夜。 三十幾天以後,我也許只能看到一個破舊的掃把,歪斜無力地依靠在門牆的邊上;一只孤獨的蛾子,喃喃地獨行在高掛的白熾燈下。你們曾經坐過的那些座位,空蕩蕩的;那個我在上面寫來劃去的黑板,如今沒有一個字兒,不知是誰在上面留下一個大大的問號,像在拷問過去,或許還有未來。曾經的歡聲笑語再也沒有,曾經的吵吵嚷嚷不會再有,三十幾天之後,我的生命中也將不會再有這三年來的日日月月。送出一批畢業生,我高興之餘的內心常有一絲深深的空落——有些細節從此只能成為過去。我知道,這是有些神經質的生命體驗,憂傷裏掩藏不住太多的幼稚——人到中年,心有所癡。 三年之前,你們到來,陽光明媚,夏日正好;卅天之後,你們離開,春花落盡,流水匆匆。來時,你們共赴知識殿堂,相攜相伴,歡笑從容。去時,三年同窗,有人“一日看盡長安花”,馬啼兒輕,心意兒濃;也必有人失魂丟魄,落拓江湖。其中緣由,其中甘苦,留待自己咀嚼,自己品嘗。 日日為師,日日承負生活的單調平常。在我的記憶裏,做了十幾年的教師,沒有太多的鳥語花香,沒有太多的山水徜徉。常常俗人一個,羡慕著許多行業的悠遊風光,東來西往,我只有日日與書本為友,與作業做伴,不忍耽擱一人一課,把學生的上進視做人生中的快樂。一絲一毫,細碎平常。平常得不能與人言說,羞於與人言說,開個玩笑——後悔了又能如何?無論此後做什麼,能不時時憶起這些校園裏的點點滴滴?儘管自己粗莽一個,儘管也有厭惓的時刻,可是我的生命裏已經滲透了這個課堂的印記,不可能再將它擦除。以校為家,與生為友,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擁有。 清潔溫厚的陽光落在你們的桌上,空渺輕柔的空氣灑在你們的臉上。在這個一如往常的早上,我用心記取那些我們一起度過的時光,我願將這幾百個值得記憶的日子認真收藏。不求與你們重逢,只是用文字將某些腳印輕輕盛放。 今晨,一切如昔,一切如往,書頁輕輕翻動中,水筆沙沙劃動中,你們的夢想也在成長。三十多個日子後,不知能否收穫你夢中想要的清香? 揮手自茲而去,馬鳴聲聲激揚,不做兒女情狀,海內自任你狂。前途或有風雨,或有陽光;或是坦途,或是逆境,無論未來你們將去向何方,請讓我祝福你們平安健康,事業家庭天天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