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再見了,我的愛

手機在床邊不斷的響起,響了很久,像是在一個人群中車子一手按著喇叭,但是行人卻還是無動於衷,也像是一個平靜的湖水,很多不知道來方向奇怪的石頭,狠狠地砸了進去,一陣又一陣的波浪向外逆境自強排去,石頭卻重重

手機在床邊不斷的響起,響了很久,像是在一個人群中車子一手按著喇叭,但是行人卻還是無動於衷,也像是一個平靜的湖水,很多不知道來方向奇怪的石頭,狠狠地砸了進去,一陣又一陣的波浪向外逆境自強排去,石頭卻重重的砸入湖底,這些莫名的東西,也砸進了他的心裏,深深地。   窗外應該下起了雨,記得很清楚,這場雨他期盼了很久,悶熱的天,像是一灘水慢慢蒸發,發出一種臭臭的味道,他在白天可是光著膀子,躲在家裏吹著電風扇,就是等一場雨,走出去,讓他甘霖我的身張詠妍體,因為它24小時都在讓我出了汗。   夜晚也慢慢臨近,外面下起了雨,雖然小,像身上的拉鏈一樣,死死地,沒有一點生氣,別人不明白他怎麼待在房裏,應該會在外面的,卻坐在手機的旁邊,有點傻,不是耳朵出了問題吧,任憑鈴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聲肆意,除了它聲音,就剩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但節奏越來越弱,好像是被一塊全封的塑膠被捂住了呼吸,等待撕破的那一刻,但是他的心思全然不在這裏,終於他顯得有些不耐煩,還是好像又有幾分期待,雖然不知道手機是多少次想起了,他終於還是接通了電話,用那一份沉重的聲音說著:“你想通了嗎?”   電話的另一邊說著“是的,那不是我要的幸福,我們分手吧。”   他更傻了,難道還是這樣結果,不是白天講和的嗎?不是昨天還在電話裏嬉笑怒罵,兩小無猜嗎?不是前些日子說什麼,你就是我的唯一,非你不娶,非你不嫁嗎?很久以前不是一起手牽手在滿街跑嗎?那些斑馬線或許還有你留下冰激淩留下的印記,或許在馬路上的樹下,有我們躺過的地方,我還是想做你輪子,我還是你的方向盤,可是你怎麼都不要了呢……一口氣說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