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今冬,我的城無雪

時光如流,低眉,已過小雪。轉身,大雪遠走。季節的輪回,仿佛只是忽然之間。日子磕磕碰碰,時光重重疊疊,我穿越季節的回廊,駐足凝望,塵世若白雲蒼狗,紅塵瞬息萬變,腳步已經抵達冬的月臺,那個時候,我以為雪花

時光如流,低眉,已過小雪。轉身,大雪遠走。季節的輪回,仿佛只是忽然之間。日子磕磕碰碰,時光重重疊疊,我穿越季節的回廊,駐足凝望,塵世若白雲蒼狗,紅塵瞬息萬變,腳步已經抵達冬的月臺,那個時候,我以為雪花應該也已經走在來臨的路上了。對一場雪的思念,是從與秋日的白露相逢開始,綿長的相思漫過蒹葭蒼蒼的清寒,越過寒霜降臨的小城,當季節的腳步抵達冬日的門扉時,我嗅到了西風獨自寒涼的味道。冬,終於越來越深了。念,也越來越薄了reenex 效果。走了這麼久,也等了這麼久,依然不見有雪花來訪的蹤跡,我的柴門已經深掩,我的故園再無此聲,莫不是它冬眠了嗎?與一場雪的緣分,真的就這麼淺嗎?   記得,當秋日的驪歌暢響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期待著有一場生在北國的雪花盛裝伴舞。我想,我是個愛雪的女子,儘管塵世如此薄涼,但是我依然喜歡這樣的盛世清涼。在這個薄情的世界裏,我願做一個有情有義的女子,這絕不是彰顯自己的高風亮節,只因喜歡隨心所欲。浪跡於萬丈紅塵,骨子裏依然刻畫著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從來不拒絕生活賜予我的點點滴滴的美好,喜歡著一切美好的事物,渴望著時光靜好,欣喜著歲月無恙。   很久以來,都不曾落筆成文,懶於寫字,疏於讀書,兀自在瑣碎的生活中流連忘返,文字與我而言,都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許多時候,我都靜靜地躲在時光的背影裏,清醒而自知地纏綿於魚龍混雜的人世間,安然地享受著生活中的每一個理所應當,不悲不喜,不驕不燥,怡然自樂。   我居住在北方的小城,季節的輪廓總是清晰明瞭的。我也深深地喜歡著這裏的一切,這兒的每一分子的空氣中都有我的氣息,這裏的每一朵花都知道我的心事。我的小城常年花開不敗,從桃之夭夭開至薔薇爭寵,再從荷開娉婷至荼蘼花開,從桂花飄香彌漫至野菊爛漫,還有雪花盛開時恰逢寒梅吐幽芳。這裏的每個季節都有它們獨特的風格,就好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特徵一樣,我們沒有必要為了別人而委屈自己,做好自己已經足夠了。生活於喧鬧的塵世,我只是一朵豔不求名的陌上花,我無力改變什麼,我也不會去試圖改變什麼,因為有些東西一旦改變了,那它還是它嗎?   一直深信,每一個波瀾不驚的現在,都有過一個輕狂無知的曾經。當繁華落盡的時候,依然風骨錚錚,飽滿而不張揚,宛如清水池塘裏的一朵朵殘荷,儘管芳華已逝,依然姿態傲人,暗香盈袖。當一個人走過了歲月的繁華,習慣了一切悲歡離合,便懂得了承受,學會了拒絕;懂得了慈悲,學會了不屑。當生命歷盡滄海桑田,還有什麼可看不開的卓悅化妝水,還有什麼是放不下的。攜一顆平淡的心,生於紅塵,死於安樂,不驚不擾,不吵不鬧,於這世間的種種便是再也無所畏懼的了。想必,世間的萬物走到最後,都是要往回收的,一切都終將回歸平靜,世事風煙俱淨,此時的姿態一定是世間最豐盈最美好的樣子。   煙火流年裏,我只是一個尋常的女子,我也從來不否認自己的庸常和世俗,反而是自得其樂。喜歡在閒暇的日子裏,養花,讀書,品茶,聽音樂,潑墨寫字,買菜煮飯,領著一雙女滿大街溜達,時常流連在美味的小吃街享受人間俗世的煙火味,靜聽紅塵深處的蜚短流長,冷眼旁觀著人間百態。正如馬德所說:“我覺得,有些東西不用去裝,也不值得去裝。人類的身上,包裹了多重的畫皮,已經夠累,夠沉重。一個人,活得越虛榮,就會越疲憊。所以,我脫掉它,這樣,好在裸露的靈魂中,看清自己。”我喜歡把日子過得真實而快樂,把每一天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深居紅塵,心似蓮花,念念成禪,長久以來,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淡淡的時光裏,只管淡然前行。   冬月的氣候總是反復無常,時而冰冷徹骨,時而暖陽融融,還有頻頻來獻殷勤的西風一次又一次無端地驚擾著我的前塵舊夢。難怪納蘭感歎: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氣溫還在不斷回升,縱觀天相,至今也沒有絲毫要下雪的跡象。也許,結局早已註定,今冬,我與這一場夢裏的初雪終是無緣了。   今冬,我的城無雪!   真想,在我的窗前種一朵雪花,來裝飾我平常如水的歲月。期待它生根發芽,會長成一株參天雪樹,從此,我的窗外便會一直都是雪花盛開的美景,我的世界從此白茫茫一片真乾淨,再無紛擾。   一直都覺得沒有雪的冬天很奇怪,也一直以為只有當雪花飄落的時刻,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冬天,總是理所應當地認為,冬天就應該有雪來陪伴,沒有雪花曼舞,冬天該是多麼寂寞啊!可是,今冬,我的小城卻偏偏無雪!原來,這世上,其實本就沒有什麼應不應該的事情,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便好。   今冬,我的城無雪!   生活依舊波瀾不驚,每一天都匆匆忙忙地行走在路上,凡塵的煙火包裹著疲憊的身軀,紅塵的喧囂驚擾著我自由散漫的靈魂,寒涼的西風在低吟淺敘自己無奈的心酸,那些初見的美麗早已在匆匆那年裏走失旅行商品,流年的韻腳裏落滿了無法撿拾的情懷。   今冬,我的城無雪!   這個時節的冬天其實並不寒冷,枝頭還掛著沒有落盡的殘葉,在暖陽下依舊蔥綠可愛,清亮的影子調皮地在樹枝間跳躍,許是太過情深意重,想與大樹癡纏到底吧。可是,它的生命真的可以抗爭得過命運嗎?想必它還不知道吧,只要來一場大雪傾壓紅塵,它便會香消玉隕。還好,今冬暫時無雪!它還可以繼續任性,但願它的不離不棄,大樹會懂得,惟願樹與葉會彼此珍惜這一世情緣,不要辜負了這一季的慈悲。眼前的這一切像極了兩個人的愛情,大概也是如此的,只要愛了,即使不能相守百年,哪怕只有一瞬間而已,也會照亮我們生命的天空,猶如煙花般絢麗燦爛過,就已經足夠。   又一次想到了三毛,那個流浪在撒哈拉沙漠中的傳奇女子,她這一生,不慕世間風物情長,不爭凡塵冷暖朝夕,不懼人生悲喜消磨。只為了,心靈可以自由地飛翔。三毛這一生,都在做夢,都在流浪,邂逅著種種離奇驚豔的故事。而塵世裏的幸福,註定只能給予那些隨遇而安,飲食煙火的平常人。這種平凡簡單的幸福,又如何能夠與她這樣倔強自由的女子不期而遇呢?而我,不過是一個驕蠻任性的小女人,我只求安穩度日,比起三毛來,我是幸福的,不想去流浪,只想過簡單的生活,即使有風有雨,也會有人護我周全,此生已是別無所求。     三毛曾經說過:“人的生命不在於長短,在於是否痛快活過。”三毛的一生,與我這樣尋常的女子相比,自是離奇驚世許多,更是我不敢比照的。一直以來,她都忽視生命的長短,只在意靈魂的品質。她的所做所為,我不以為然,在像我這樣普通庸常的女子看來,生命那麼珍貴,何必如此作賤呢!我想:生命的長度,不過一朝花開,一夕花落;生命的厚度,亦不過一場相逢,一世別離。一切皆是過眼雲煙,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浮生若夢,人生一盞茶而已。人走茶涼,今生的緣分已盡,也許來世已經彼此陌生,誰也不是誰的誰。惟願,擁有的時候,只要好好善待,其實遠遠勝過失去後的肝腸寸斷。   今冬,我的城無雪!   依著溫暖的陽光,我安守著一段冷暖交替的光陰,刻畫一朵玲瓏剔透的愛情,書寫一筆簡單尋常的幸福,再修煉一顆禪定的蓮花菩提心,祈願時光不老,你我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