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府保母
武漢肺炎
退奶藥
胎位不正
病毒疹
止咳
收涎
拜床母
懷孕前兆
媽媽手冊
卡介苗
食譜

我是學生,也是媽媽

標題下的有些聳動,但也是事實,我是一名大四學生,在今年過完年發現自己懷孕了,大家可能開始會想這學生怎麼這麼不自愛,年紀輕輕就懷了小孩,但事實上我唸的是在職進修班,我的狀況有些複雜,在高中時

標題下的有些聳動,但也是事實,我是一名大四學生,在今年過完年發現自己懷孕了,大家可能開始會想這學生怎麼這麼不自愛,年紀輕輕就懷了小孩,但事實上我唸的是在職進修班,我的狀況有些複雜,在高中時期我爸爸經營許久的工廠倒閉了,所以家裡沒有錢可以讓我唸大學,加上我也不是非常會唸書,考不上公立大學,所以當時就先去工作賺錢貼補家用,一直到最近家裡的狀況好多了我才決定回來念大學,我在工作的那段期間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先生,在大三的時候我們結婚了,原本我自己是打算在我畢業之後才懷孕生小孩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再加上親友給我們不小的壓力,我在今年過年完後發現懷孕了,於是我就開始過著懷著孩子又半工半讀的日子。 懷孕初期我孕吐的非常嚴重,但因為剛好學校剛開學,我便強忍著不適到學校,到學校我也沒跟任何人提起我懷有身孕,自己多少都覺得學生懷孕是件難以啟齒的事,畢竟在校園除了老師和職員外,很少看到孕婦走動。才第一天上課,我就受不了了,孕吐的不適真的不是說忍就能忍的,我不管吃什麼都會吐,包括喝水,最後我索性什麼都不吃了,卻依然吐個不停,尤其是半夜最為嚴重。嚴重的嘔吐不斷的折磨我的身心,也開始影響我的工作以及課業。 我孕吐的情況好發時間都是在接近清晨,我總是吐到太陽出來,我先生起床準備上班,而我已經虛脫腳軟的攤在浴室裡,我開始跟公司請假;我上班的地方非常遙遠,每天都得騎30~40分鐘的車,我平常的工作就是幫銀行櫃檯人員整理資料、服務來辦事的客人,偶爾還得去拜訪客戶,所以身體的不適嚴重影響到我工作的品質,我必須時常請假,有時即使去上班,我大半天我都癱軟在廁所裡。在我懷孕將滿三個月之際,我的主管提出了要我離職的要求,她們說是擔心我每天要騎這麼遠的路,若是我有個萬一誰要負責,於是我便離開了這份我熱愛的工作。 原以為離開了職場,我學校的課業就比較不受影響,但沒想到這只是苦難的開端;原本半夜比較不舒服的我,開始變成一整天都四肢無力,每天都只能攤在床上,想吐時得用爬的爬進浴室,但我當時已經是準備要畢業的人了,不能總是請假不去學校又不讓老師知道請假的原因,於是我開始讓老師以及身邊的同學知道我懷孕的事情,我遇到的有些老師和同學都算是很友善,尤其是有一門非常重要的課,必須10人分組討論,要分析幾間大公司的營運狀況,我組上的同學知道我會孕吐之後,讓我不必每次都親身參與討論,他們會使用通訊軟體來讓我加入他們,即使我人沒到,也能和大家討論。也有一門課的老師讓我在家看她發的講義,但考試也不能考太差,我若是身體還可以我也會去上課,當然,也有遇到不會給我特例的老師,但說實話我不敢去希望老師能給我特例,有老師願意體諒固然可喜,但若不能我也不因此而有所抱怨,畢竟這對其他的同學不公平。 我的心態很奇怪;但我身邊沒有相同經驗的人,也無法知道我的心態是正常或不正常;我總是不敢去覺得懷孕是大事,總是覺得自己與常人無異,所以在工作與課業上雙雙遇到挫折與打擊時,我陷入了最糟糕的心理狀態—憂鬱。我開始逃避學校和身邊的任何事情,我覺得大著肚子到學校好奇怪,大家是不是都在看我?他們是不是在心底笑我或罵我?搭大眾運輸工具不敢坐博愛座,因為肚子還不是很明顯,會不會被趕起來?那個人在看我,是不是覺得我坐這裡不應該?所以我乾脆還是騎車出門。我開始不回應任何通訊軟體,連朋友、同學主動關心、以及報告討論進度我都不看也不回,我先生一開始以為我就是懶惰,想利用自己身體不適逃避上課,所以在我提出想休學一年的時候,他大發雷霆,他覺得我很自私,於是霹哩趴啦的把我罵了一頓,從此我連我先生都逃避,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我就好像在一個密閉的空間,沒有光線,想大叫卻沒有聲音,想出去卻沒有門;也好像在水裡載浮載沉,覺得自己快溺死了卻還痛苦的活著。一直到姊姊發覺不對勁,她的朋友也曾經有過一模一樣的情形,所以當我姊姊提到我怪異的行為時,姊姊的朋友提醒了她「妳妹這樣有可能會憂鬱症喔⋯妳要不要找她聊聊」於是她們特地從新竹來台中找我,不斷鼓勵我說再撐一下,就快畢業了!在她們不斷的關心下我才覺得好像離開那個密不透風的空間,我才哭著說出心裡所有的委屈,除了工作和學業上的打擊,連家庭也給我巨大的挫折與壓力,包括和先生的爭吵,與公婆相處遇到的瓶頸等,都把我壓的喘不過氣,甚至做過最糟的事—自殺。但在她們主動伸出手的那一刻,我才發現是我把自己關起來,是我把心態都往負面的去想了,雖然我並沒有因此而豁然開朗不再憂鬱,但至少我知道有人關心、有人願意聆聽我而不會再想尋死了。不過我依然逃避著學校、逃避著我先生,甚至不到幾天我又開始逃避身邊所有人的關心,一直到連我那遲鈍的先生也發現不對勁,他決定好好的聽我說,在我說出所有的不安和難受的原因後,他向我道歉,他不該什麼都沒理解就對我大吼⋯等。但他還是希望我能回去學校別再逃避了,經過了姊姊還有先生的理解和關心之後,我自己也開始接受,我懷孕了雖然跟大家有點不一樣,事情該做的還是得做,但享有孕婦的福利時也不用不好意思,應該要心存感恩。不敢說因此我的憂鬱傾向就完全好了,但確實有好轉,心態真的很重要。 我在懷孕這段期間,最令我覺得特別的經驗就是大著肚子穿學士服了,雖然在上段敘述的憂鬱期間,我微積分的學分流失、以及公民素養的課程沒修,但我還是決定要穿上學士服跟大家一起參加畢業典禮,因為這絕對是最有趣、最難以忘懷的經驗,不論是在拍畢業照時或是典禮時同學們都喜歡來跟我的肚子say hi ,喜歡問是弟弟還是妹妹,喜歡玩讓他們猜性別的遊戲,大家都覺得同學裡出了個孕婦實在很新奇,讓我覺得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呢。 雖然說我在學校基本上都遇到非常友善的同學,但是其實走在校園還是不太自在,記得有一次,我早上來學校要到我們係辦找助教問延畢的事情,因為當時已經8個多月,肚子非常大,行動也比較緩慢,當我走到商學院的門口時剛好有一台電梯,我還在想真幸運有電梯可搭時,我聽到一名女學生說「快!快關門」而我手正伸起來要請她們稍等,她們對著我微笑卻將門關上,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她們為什麼這樣,我都想著或許她們不曉得我要搭電梯吧!當時的我想,反正醫生也說要多運動多走樓梯,之後會比較好生,於是我就慢慢的走到7樓,結果隔天恥骨痛到我無法下床,真的衷心建議別做超出自己範圍的事,我整整兩天只能在床上待著,恥骨則痛到要生產的那天。 如今我已經生完小孩,依然還是學生,雖然課已經不多,但總是要等到孩子的爸爸下班回來接手我才匆匆的跑去上課,上課的時間也無法放心,要一直詢問先生小孩好不好,先生只要說小孩一直哭鬧也不喝奶瓶的奶,我就得擔心一個晚上,等一下課就馬上衝回家安撫小孩。現在沒有上班所以就在家當全職媽媽,才知道全職媽媽可不容易當,好不容易把小孩哄睡,自己可不能跟著睡,要趁這時候做家事,常常做到一半小孩又醒了,剛開始真的是累到有點崩潰。慢慢的開始抓到自己小孩的性格,才稍微比較輕鬆一點,只是時間依然跟小孩綁在一起,連要出門買菜也是得等先生回家,自己再出門採買隔天要用的菜。 其實無論是職業婦女、全職媽媽還是學生媽媽,都是非常辛苦,我自己體驗到學生媽媽的難處,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難得的體驗,也想告訴大家,若是身邊有懷孕的同學,請多給點鼓勵,別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待,還在當學生的她們,決定要生下小孩需要多大的勇氣啊!若妳剛好是當了媽媽的學生,妳真的很棒!不要去想別人怎麼看自己,別人關心、釋出善意就欣然接受,時時刻刻心存感恩,這樣才會當一個快樂的媽媽,有快樂的媽媽自然就會有快樂的小孩。不論再辛苦都請堅持下去,因為有一天妳會因為孩子的笑顏而忘記辛苦忘記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