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老婆的一句你不能幫忙帶小孩嗎?建立起父子間緊密的親子關係

小朱回家時,心裡很悶,這一天沒一件好事:他的業績差一點才能達標;談妥的客戶臨時反悔,打電話來說要再考慮考慮;拜訪顧客時被開了一張違規停車……回到家,小朱只想打開電視,癱在沙發當一顆馬鈴薯。偏偏家裡亂成

小朱回家時,心裡很悶,這一天沒一件好事:他的業績差一點才能達標;談妥的客戶臨時反悔,打電話來說要再考慮考慮;拜訪顧客時被開了一張違規停車…… 回到家,小朱只想打開電視,癱在沙發當一顆馬鈴薯。偏偏家裡亂成一團,兩個男孩把客廳當成運動場,大吼大叫。廚房裡,太太忙得不可開交,她一邊拿鍋鏟,一邊罵小孩,對了,還罵他:「你沒看到我在忙,你不能幫忙帶小孩嗎?」 小朱憋了一天的氣,終於爆發成一句:「吵吵吵,吵死了!」 他吼得太大聲了,玻璃杯震了一下。屋子裡真的安靜了,不,是過分安靜了。兩個男孩怯怯地溜回房裡,太太終於可以好好做菜。小朱拿起遙控器,想看電視,卻沒了興致:「算了,出去走走。」 他經過孩子的房間,兩個孩子一個窩在牆角,一個躺在床上,他回頭看看自己的家:家裡房子這麼小,孩子的精力沒地方消耗,難怪那麼愛吵。 他問兩個孩子:「你們自己的事都做好了嗎?」 「今天星期三,讀半天,我很早就把功課寫好了。」老大說。 「我還看完一本書。」老二說。 小朱點點頭:「想不想出去走走?」 兩個孩子跳起來,老大問:「可以帶手套嗎?」 「當然可以。」 他帶著孩子來到小公園,父子三人傳球、接球,玩到太陽下山,太太來催他們回去吃飯時,已經滿身大汗了。 回家時,兩個孩子拉著他的手,沿路咯咯咯地笑。 「下次可以再來玩球嗎?」老二問。 小朱點點頭:「只要你們把自己的事做完,我們就來玩球。」 那後來,只要小朱能早點回家,他就會跟孩子們出門,有時玩球,有時逛逛街,有時搭一、兩站公車去走走。 孩子長得很快,上了高年級就沒空和他玩了,然後是功課更重的國中,開始要外宿的高中…… 有時,他會回想還好當年曾陪孩子這一小段時光,想起來,很甜蜜。更甜蜜的是,有一次他看到老二的週記,裡頭有這麼幾句:「小時候,我們最愛跟爸爸出門玩,那不是星期天,而是平常的日子……」 幸福不遠,一直在自己身邊,他慶幸有那麼一段陪孩子長大的回憶。 這樣的爸爸,我還遇過另一位。 那次,我們學校小朋友辦畫展,跟鎮公所借的場地,畫展最後一天,空空蕩蕩的會場,離撤展只剩兩小時,來了一對年輕父子。 年輕爸爸把握最後時刻,輕聲跟孩子解說,這畫裡有什麼技巧,畫家想要表達什麼,爸爸解說的聲音細細的,孩子的笑聲淺淺的。撤展時間到,年輕父子也不忙著走,捲起袖子幫我們。垃圾要分類,地上要打掃,辦一次畫展,竟然可以產生這麼多垃圾。我們相視一笑,擦擦汗,繼續做。 年輕爸爸的手法熟練,和孩子把紙類,寶特瓶和鐵鋁罐全分得井然有序,打成幾大包。 「需要我幫你們載去丟嗎?」年輕爸爸問。 「不好意思啦。」我說,素昧平生的。 「沒關係,我有小貨車。」 小朋友也在旁邊補充:「叔叔,我們常常載啦。」 這時我突然明白,原來這對父子是來撿回收的,好奇的是,撿回收還先來看畫展。沒想到,隔兩天需要買個東西,突然在一家小店遇到那爸爸。「你是老闆……」 他笑著點點頭,我又多了個疑問,是生意不好,撿回收來貼補? 年輕爸爸笑著解釋:「看畫展是真的,撿了回收去資源站也是真的,目的是讓我家小朋友學著珍惜資源,做點公益。」原來他們撿的回收品,全送給街尾的婆婆,婆婆一個人住,靠撿回收過日子,年輕爸爸聽到哪裡有辦活動,都會開車幫婆婆載。 「沒錢就出力。」年輕爸爸的結尾,「也讓小朋友學著點。」 這樣的人,還真不少。上週末去一間小學演講,演講時,來了十幾輛車,下來的都是年輕父母,他們帶著孩子和書櫃,說是事先問過主任,知道教室缺書櫃。 父母在裝書櫃時,孩子們就在旁邊幫忙清掃、擦拭,一個小小孩告訴我:「不能讓小朋友髒髒的。」他的意思我懂,不能讓小朋友第二天來上課時,發現地上或書櫃髒髒的。那句話大概是媽媽教他的,但是他自己也是小朋友,從他口中說出來,更讓人覺得了不起。 那些年輕父母,都不是什麼大老闆,有的是廚師,有的是小商店老闆,有的是會計、工程師,幾個朋友約一約,帶著孩子,利用假日做公益。這麼簡單,就把善的種子,種進孩子心田。 陪伴是最好的教養,你我都做得到。   教養也能這樣做 小朋友成長得很快,一眨眼就長大了,想懊悔,想追溯,對不起,通通來不及,事後想彌補,門兒都沒有。 所以,如果你的孩子還小,恭喜你,看完這段文字,多陪陪他吧!現在種下的親子善念,都將在他長大後,成為牢不可破的親子關係。   滑世代的幸福教養課 被3C操控的親子關係、永遠長不大的「賴」小孩…… 準備把手機和平板交給孩子時,你真的想好了嗎? 用童話陪伴孩子成長的王老師,這次將故事寫給爸爸媽媽; 只要多給孩子一點信任,教養也能很優雅!   作者 王文華 白天小學教書,晚上回家寫故事,喜歡山,所以住山裡,喜歡書,所以想想就自己寫起書。   本文獲聯合文學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