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夏日捉魚趣憶

兒時的鄉村是單調和枯燥的,鄉村的夏天是酷熱難耐的。在這樣的童年、這樣的鄉村、這樣的夏日裏,如何度過單調枯燥的生活,度過酷熱難耐的夏季,我那時很多時候都在捉魚。同珍王賜豪夏日的到來,腦海裏湧動起片片漣漪

兒時的鄉村是單調和枯燥的,鄉村的夏天是酷熱難耐的。在這樣的童年、這樣的鄉村、這樣的夏日裏,如何度過單調枯燥的生活,度過酷熱難耐的夏季,我那時很多時候都在捉魚。同珍王賜豪夏日的到來,腦海裏湧動起片片漣漪,漣漪裏就有捉魚的記憶。 夏日的陽光火辣辣的,烘烤著大地,赤著腳踏到地上,感到腳底下都是熱辣辣的,若走在被太陽直曬的沙灘上,更是滾燙的,兩隻腳被燙得走起來一翹一翹的。在這樣悶熱的夏天裏,東河裏“嘩嘩”的流水聲就如帶著誘惑的鼓動,撩撥著鄉村裏大人、孩子們的心緒。兒時玩心很重的我更是被攪動起了一顆不安的心,我時常會招呼著小夥伴們朝著東河裏跑去。 到了東河岸,就會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去,我和小夥伴們就會像下餃子一樣,一個個跳進河裏,河裏頓時浪花四起,炙熱的小身子一下子紮進涼絲絲的河水裏,感到是那麽愜意!我們在緩緩流動的河水裏,浸泡著、嬉鬧著,打著嘭嘭……消退了身上的熱度就會想到了捉魚,有時小魚小蝦也會主動找你,繞著腳指頭、腳後跟逗趣似的轉來轉去,你隻要低頭一看,就會看到清清的河水裏一群群的小魚兒搖頭擺尾,一隻隻小蝦蹦來跳去,我是經不住這種誘惑的。這時候,我先是在河邊的沙灘挖一個小灣,在臨河的一角挖開一道小口子,把河水放進去,就把小口子堵上,準備捉魚了。我總愛彎下腰,探下身去,兩眼緊盯著那一群群遊動的小魚,張開兩手朝著小魚捧起,有時捧起三條五條,有時捧起一條兩條,也有兩手空空的時候。這時候,把捧起的小魚放進小灣裏,這就是童年摸魚的收獲。 及至到了少年,王賜豪我喜歡提著用大罐頭盒做成的小小水桶,沿著河的下遊慢慢往上移動,兩手伸直慢慢往中間合攏,手指自然彎曲,即使小魚兒也豈能從兩手中間溜掉,就是這樣搜尋著隱藏在邊邊角角裏蒼子葉、水草下的魚兒,我們那時都叫:摸魚。順著河的下遊一路摸上來,便大致了解了魚的習性。河的哪處有魚、哪處無魚、哪處有小魚、哪處有大魚、哪處有草魚、哪處有泥鰍……都了如指掌,是因都經指掌試探過了。 在我的少年記憶裏,在村子東北角的河的拐彎處,這裏是山坡間兩水並流的地方,由東、北麵湧來的水,自然形成了一個較深的水灣,水灣的靠岸處盤桓著樹根,生長著水草,還有被樹根阻擋下草木之類的東西,而魚兒偏偏就喜歡躲藏到這樣的地方,以免被人捉到。而我和小夥伴們早已摸透了魚兒隱藏的規律,也知道這個地方隱藏的魚多、魚大,也都湊熱鬧似的聚集到這裏,順著河邊的灌木叢裏一一摸去,有時人靠人並排著擺成了彎彎的弧形,也是一道不大不小的風景,引來上坡幹活的人看熱鬧,“嗬,摸魚的人比魚都多,能摸多少魚?”不過,起初還真摸到不少的魚,也摸到了不小的魚,大的有一拃多長。後來,知道這個地方有魚的越來越多,吸引著摸魚的越來越多,這兒的魚越來越少了,我也隨之改變了摸魚的路線。 我大多時候是沿著村子北頭往北的河裏摸去,這條河裏的水不清,不是說“水至清則無魚”嗎?照此說這條河裏肯定有魚了,也確實如此,我和小夥伴們也就渾水摸魚。 這條河彎彎曲曲,坑坑窪窪,自然形成的灣就多,給我留下特別印記的就是先攉灣,後捉魚。攉灣需幾個夥伴共同商量好了,選好在哪兒攉灣,人多截大灣,捉大魚,人少截小灣,隻能摸小魚,等選好了攉灣的地方,就一齊下手用泥坯子、沙子等“截堰”,有時還加幾塊石頭。截好了堰以後,年齡大一點的夥伴就招呼著說:“咱開始攉魚吧!”眾夥伴齊響應,有提著水桶的,有端著臉盆的,還有拿著水瓢的,從截好的灣裏齊向外“啪、啪”地攉水。待攉的水差不多了,就都脫掉衣服,一個接一個“撲通、撲通”地跳進灣裏,用手和腳不停地在灣底的淺水裏攪動,不一會就將灣底的水攪渾了,大魚小魚在灣底都無法呼吸,一個接一個地浮出水麵,直翹著頭,大張著口,急促地呼吸著新鮮空氣。這時候,不容分說,就一齊開始搶著捉魚了,有吆喝著捉魚的,有用水桶、臉盆攉到岸上的,還有在岸上等著拾魚的,整個灣裏人歡馬叫,無比熱鬧。吆喝捉魚聲、捉到魚的歡呼聲、往岸上潑水的“啪啪”聲,此起彼伏,歡聲震天,匯成了一曲曲山水間撼天動地的旋律,打破了炎熱夏日田野裏的沈寂。再看岸上的桶桶、盆盆,個個桶滿盆漲。捉的是魚兒,收獲的是夏日裏的歡樂。 還是在這條河道上捉魚,有一件事讓我至今記憶猶新。我當時大約也就十三四歲樣子,我和小夥伴在一個叫“莊子河口”的地方上端捉魚,捉了半天,都隻捉了幾條小魚,都無心再捉魚了。這時,我一個表叔提著幾條大一點的魚從河的上遊往下走經過這裏,見我捉的那幾條小魚,就說:“別捉了,吶,給你條大的。”說著,就把他捉的那幾條魚中的一條不大不小的遞給了我,我當時的心情無法形容,既高興又不好意思地接住了那條近兩拃長的魚,旁邊的小夥伴們投來羨慕的目光。我和小夥伴們打了聲招呼,提著魚一溜煙地跑回了家。祖母見我提著一條回來了,驚喜地問我:“你這從哪弄回這麽大一條魚?”我說:“是後窪裏的四表叔給我的。”祖母聽了隻是“哦”了一聲,仿佛沒有了先前那般驚喜,不過我知道,祖母內心裏肯定更驚喜了,因為,我那四表叔是祖母的親戚。這次捉魚,我收獲的是親戚間的情誼,也許我那四叔把它當作一件小事,早已經忘了,可我始終沒忘,隨著年齡的增長,記得越來越清晰。 夏日裏捉魚,捉魚的夏日,同珍王賜豪 總是讓我難以忘記。今天我把它寫出來,才感到重負如釋。這可能是夏日有情,在催促著我,也可能是捉魚中的感情、情趣使然吧! 喬顯德 原文地址:https://www.sanwen8.cn/subject/mahyy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