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讓我們的關係,成為修復過去的解藥

「你這外人,嫁到我們家就要認份,有財產就該交出來,這不是基本的道理嗎?」婆婆逢鄰人就抱怨媳婦不懂事。這些話早就傳到媳婦的耳裡,她即便不滿卻不作聲,婆婆認為自己講得不夠力,往往挾帶小姑一起發難。 「人

「你這外人,嫁到我們家就要認份,有財產就該交出來,這不是基本的道理嗎?」婆婆逢鄰人就抱怨媳婦不懂事。這些話早就傳到媳婦的耳裡,她即便不滿卻不作聲,婆婆認為自己講得不夠力,往往挾帶小姑一起發難。 「人家婆婆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想到大嫂妳這麼不懂事!你看看隔壁家媳婦,多麼識相,識相才會得人疼」小姑酸溜溜地補了這兩句。 媳婦被前胸夾後背夾擊,自然不是滋味,晚上跟先生吵,先生也感到無能為力。 「我媽個性就是這樣,她不知道哪裡有這種觀念,認為”只有姓我們家的姓、留我們家的血,才是家人”,妳就別跟他計較。」原本先生是想好聲好氣的想勸太太看開點,沒想到太太感到很崩潰,情緒失控地說「什麼叫做”不是流你們家的血就不是自己人,那妳跟妳妹亂倫好了啊,好啊,依照妳媽的道理”近親相姦”才叫作自己人嘛!」「妳講這什麼話啊!固然我媽有錯,但妳講話真的很惡毒欸!」 後來,只要她”提到長輩又說什麼”,先生就用”妳怎麼這麼情緒化”回擊。這樣一來一往,長年鬼打牆的爭吵下來,她覺得很膩也很煩,她感到很懊惱,先生不打算搬出去也漸漸不回家,她在家中被冷言冷語當作外來人種,很不安又沒有出路。她過去來自傳統家庭,媽媽常被爸爸當作下人,頤指氣使的咒罵,卻絲毫不吭聲,依然認命地完成媳婦的事情,從小為媽媽抱不平的她,早就看膩這種八點檔劇情,原本婚前,自恃要成為一位前衛的女性,告訴自己”眼光要放亮,千萬不要有機會步上媽媽的後塵!”沒想到自己陷入另一個不講理的傳統家庭迴圈。 當年她為了要擺脫男尊女卑、言語暴力的家庭。她選擇”風度翩翩,喜歡看展覽、逛藝廊的自由派文藝青年”,跟先生在交往期間,她往往能在他身上能夠透過談論創作舒心,也常常感到一股自由自在,從現實中逃逸,不必為現實愁苦擔憂,她心想:”這性格溫順、視野開拓的文藝青年,應該就是帶我從家庭出走的最佳人選吧!” 沒想到婚前看似開明的先生,在家卻是被傳統觀念的婆婆擺布,無法逃脫。”只要有血緣關係就是一家人,沒有血緣關係就是外人”這種說詞,居然在她身上上演著。而這些說法,也讓她變得歇斯底里、情緒失控,最後婆家總以”妳太情緒化”不罷手的追殺她,矛盾地把她視為外人,以「媳婦的本份」之名逼她就範。她正才恍然大悟,原來,當時她和先生一樣,都急欲想逃離這樣男尊女卑,長輩大權在握的家庭,看似逃出生天的兩人,就這樣碰在一起。他們都以為對方可以帶自己逃家,殊不知,卻依然被家庭捲了回去,感到很無助又懊惱。 我們在家庭裡受的傷 她看似和原生家庭做了很不同的抉擇,卻沒想到卻找到用另一種形式找到欺侮她的人。 這些過去的傷痛,她希望透過婚姻來解決,卻始終無法如願,讓她感到很挫折。但在這個過程中,想必先生也是挫折的,當先生用他的怒氣抵制太太的抱怨,因為他深深知道媽媽和太太都沒有安全感,而他也無法處理女人的沒安全感,對先生來說,他也在重複原生家庭的夢魘,原本以為自己選擇了”前衛、開明的太太”應該不會像老媽一樣叨唸和傳統,殊不知,他對太太有很多的理想化,認為這個女人能夠撐得起不安全感,並給予他童年無法滿足的尊重,他在過去和太太的對談中的自由感,不僅僅滿足她,也滿足了自己的優越感和被尊重,原本他以為太太能夠帶他從原生家庭中逃逸,卻也因為這些無解的點觸碰到太太原生家庭的痛處,雙方都想被尊重、被認可、卻彼此都感到被對方虐待和羞辱。 然而,積壓這種憤怒時,他們都相信自己是後現代的前衛份子,只可惜在親人面前要自主的時候,卻又像個不聽話被責備的孩子,雙方都陷入原生家庭的重複模式中,都感到無助和挫折。這種狀態稱作「強迫性重複」(repetition compulsion)強迫性重複指的是我們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被特定類型的對象吸引,我舉個臨床個案中常見的典型「討好男-冷豔女」的組合,有些男生特別喜歡冷豔難親近的女生、卻不斷外遇順從的女生,來彌補在伴侶中得不到的尊重。 他們藉由和對方一來一往難搞的互動過程,來處理”過去與強勢母親互動時,那種「凡事被決定,沒辦法說心裡話,一直被當成小男孩」的挫折感,基於希望被母親認可和喜歡,選擇一個難以親近的女性,以便處理他們過去和母親之間無法親密的問題。一方面他們對這樣的挑戰著迷,另一方面卻又在”依然難以討好”的固定互動模式中,更企盼有溫馨的母愛,這樣的模式很有意思的地方在於,一但難親近的對象將她最依賴的部分呈現,男人又覺得這樣就”變成家人”、”沒有感覺”因而失去挑戰了。若女方被增強一直處於強勢的狀態,那男人因為重複這個挫折,以至於他們容易抱怨,在原配身上得不到的溫暖,要在外遇對象身上得到,將這種責任歸咎於「是原配的問題,我才…」。 我們不必要繼承上一代父母的戰爭,但我們也無法寄望另一個人有義務和能力,帶我們從原生家庭中出走,”愛情”和”婚姻”不完全是過去關係的解藥,我們其實都很平凡,也很對等,當我們負著傷,卻不斷理想化另一個人有能力帶我們出走的同時,他也在和我們這段的關係中,舔拭著他過去的傷痛,作他人生的功課,唯有對自己保持覺知,負責任的和對方溝通,邀請對方一起成長的意願,我們雙方才可能成為修復原彼此原生家庭傷痛的解藥。   黃之盈 老師 諮商心理師 x 作家,擅長以細膩溫暖的口吻,解析讀者在親子、伴侶及婚姻關係中,困惑又脆弱的心! 部落格:《跨界。強悍且溫柔地出走》 粉絲團:《黃之盈心理師的暖心園地》 本文由黃之盈老師授權轉載 原文連結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