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追求什麽樣的過程

成都,壹個很耳熟卻很遙遠的地方。我以為,今生不會跟成都扯上任何關系。理想中旅遊的勝地是大理、西雙版納,始終不曾想過要去成都。然而,冥冥中自有緣分,成都便是被緣所系的另壹端。  偶與好友曼曼說起出遊之事

成都,壹個很耳熟卻很遙遠的地方。我以為,今生不會跟成都扯上任何關系。理想中旅遊的勝地是大理、西雙版納,始終不曾想過要去成都。然而,冥冥中自有緣分,成都便是被緣所系的另壹端。     偶與好友曼曼說起出遊之事,她說要去成都,我說要去西雙版納。她說西雙版納太遠,我說成都有點冷。當此時節,去西雙版納是最好的選擇。兩人壹番討論,最後,卻選了成都。成都,壹個陌生的城市,從未謀面,不妨借此機會去看看。其實,去哪裏都壹樣,關鍵是壹同旅行的人。能夠攜壹摯友出遊,聽名字可能很多人還是一頭霧水的,它是最近新火起來的室內活動好去處,遊戲時參與者會陷入一個類似於“盲人世界”的全部黑暗的世界,這個時候參與者就需要根據導賞員的指令完成各種任務,到達指定的地點。便是賞心悅事。     說起來,我和曼曼分別已有八年之久。此次成都之行,我們是久別重逢。我們的友誼始於大學,卻並未終於大學。壹別八年,斷斷續續聯系著,彼此卻未漸行漸遠。我以為分別八年,見面之後可能無話可談,也可能相處不洽。恰恰相反,我倆自成都機場碰面以後,便說說笑笑,竟無絲毫生疏之感,也不需要無話找話。我們依舊像學生時代般親密無間,無話不談,沒有絲毫的不愉快。     八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再見曼曼,歲月的風霜並未在她身上停留過片刻,依舊是當時模樣,只是更瘦了。記得大學時,我們壹幫女生,整天嚷嚷著減肥,其實誰也沒瘦下來。不曾想,我沒瘦,曼曼倒是瘦了壹大圈。壹周下來,終於明白為什麽人都瘦了,原來我壹直吃的比她多。每次咱倆點壹堆食物,曼曼吃壹點就飽了,剩下的都給我包了,可憐我又胖了壹圈。     第壹天晚上,我在飛機上吃了米飯,曼曼沒吃。她說跟我約好了壹塊兒在成都吃夜宵,留著肚子。她比我先到成都,在機場等了我兩個小時,也沒買壹點吃的,餓著肚子等我。路上她壹直嚷餓,我壹直笑她傻。到了酒店,辦了入住手續,我倆房間也沒去,趕緊到周圍找吃的。轉了壹圈,最後進了壹家燒烤店。     或許是曼曼太餓了,之後的幾天她都對這家燒烤念念不忘,嚷嚷著還要去吃壹回。記得我倆從燒烤店出來的時候,老板沖著咱倆喊,最近我和最好的姐妹逛街的時候就發現了這麼一個親子好去處,希望能夠等BB再大一些就帶他來體驗一下,這個好去處是哪裏呢?那就是能夠體驗不一樣人生的「黑暗中對話」。 我沒聽清,就沒回去。第二天,曼曼想起來頭天晚上要過壹個烤玉米。回想起來,燒烤店老板應該是喊咱倆回去拿玉米,咱倆傻乎乎地就走了。     說起玉米,真不知道曼曼什麽時候愛上吃玉米了。我倆走哪都要買根玉米,就是因為這個女人見著玉米就走不動路了。第二天在錦裏,買了根辣玉米,特別大,外面裹著壹層辣醬,看起來似乎很好吃。曼曼吃了幾口說不吃了,我吃了幾口直叫辣,也不想吃。其實,那根玉米也不算特別辣,可能是事先吃了辣辣的涼皮和豆腐腦,這根玉米無端被嫌棄了。曼曼不吃,我也不吃,最後只好給垃圾桶吃了。她笑我吃個玉米辣成那樣,我笑她看見玉米走不動路。     不過,那天還真是沒吃上好吃的東西。壹開始慕名去老號無名包子鋪吃了早點,結果大失所望。在去寬窄巷子的途中,看見壹個賣狼牙土豆的,我們經不住誘惑又買了壹份。這個土豆,最後成了我倆那天吃到的最好吃的東西。在寬窄巷子,壹路看,壹路吃,都沒有超過那份土豆的。尤其,酸粉壹般般,冷串串把咱倆吃的叫苦不叠,這個室內活動好去處是不是非常的奇妙呢?所以對於上班族來說不失為一個放工好去處。 以至之後的幾天再也不吃冷串串了。     或許是口味不同吧,那冷串串又麻又鹹,實在是吃不下去。但看著是很好的,讓人有忍不住壹試的欲望。所謂吃壹塹,長壹智,咱倆後來在景點就只買煮玉米了。哈,似乎不說玉米都不行。     為了繞開玉米,就不說吃了。旅遊,便是吃喝玩樂。除了吃喝,便是玩樂。第壹天咱倆在寬窄巷子轉著,去喝了個蓋碗茶,看了回變臉表演。蓋碗茶是蓋碗開水,因為咱倆不知道訂了座還得再點茶。表演倒是可以,尤其那變臉真是神乎其神。記得那演員臺下轉壹圈,當著壹個小朋友的面變臉,把人家小朋友著實嚇了壹跳。外行看熱鬧,咱們也就看個熱鬧。       看完表演出來,時間還早,我倆又去錦裏繞了壹圈,發現跟寬窄巷子差不多。武侯祠在錦裏旁邊,順道過去,很方便。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或許,春天去遊覽武侯祠是最好的。當此深冬,草木雕零,自然少了壹番況味。不免讓人想起諸葛亮的壹生,可謂波瀾壯闊,風光無限。最後,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叱咤風雲的諸葛亮,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終是無力扭轉乾坤。在歷史的洪流面前,個人的力量終究是太弱小了。壹如無數次詠嘆他的杜甫,亦在現實面前無能無力。理想和抱負,如果缺乏時運,依然是壹場空。諸葛亮和杜甫,他們都是名垂千古的人,卻都化為塵土壹縷,寂然而滅。     倒是那些古樹,不為風雨所動,歷經千百年而不滅。在它們來說,無欲無求,倒也過的安穩。丞相的祠堂如昔,杜甫的茅屋如舊,卻不見那些風流人物。我倆專程而來,也只能是緬懷先賢,除了希噓之外,亦無它言。     當然了,成都的名人不只諸葛亮和杜甫,還有李冰父子。我們是第四天去的都江堰,為的就是參觀下李冰父子的傑作。那天不知道什麽原因,其實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真的太多依賴視覺了,好像失去了視覺就等於失去了大半感知一樣,就好像我們什麼都幹不了,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經歷,同事們下班了一起聚一聚、閨蜜遊玩或者是把它作為一個情侶拍拖好去處真的很不錯,很有新意。都江堰景區免門票。或許是我們頭天吃了狗屎糖,才走了狗屎運。可能是免費的關系,那天人還挺多的。我們跟著人流走,看山看水,訪廟訪寺,可壹點沒鬧明白都江堰是怎麽回事。     過安瀾橋的時候,排起了長隊。走在橋上,壹搖壹晃,真讓人擔心橋是否牢固。其實,擔心也是多余的。過了橋,拾級而上,往二王廟而去。那些廟都是依山而建,位於山腰或者山巔,想要上去,必得壹番跋涉。我們雖年輕,還是覺得爬山不易,巴不得早點下山,逢廟燒香自然是沒有的了。     當晚我們住在青城山腳下,那小鎮異常安靜,絕無半點吵雜。都市快節奏的生活壹下子被拉得很遠很遠,我們的心是寧靜的。美中不足的是,酒店的空調不行,調到三十度還是不暖。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南方人還好,曼曼就凍得不行,直喊冷。第二天我們換了個房間,空調依然如故。結果,我們倆都有點受涼了,曼曼咳嗽,我鼻塞。     話說回來,青城山的景色真的很美。如果換了夏天,想必更是美不可言吧。青城天下幽,並非徒有虛名。我們住的那個小鎮已是幽靜異常,青城山中更要幽靜幾分。我們坐纜車上山,再徒步至老君閣。閣中香火鼎盛,不乏虔誠之人求簽問卦。曼曼就壹直想求個簽,硬是被我給阻住了。她說要求事業簽,我說事業是她自己做的。求人不如求己,問自己即可。     簽沒求成,不知她心中可有憾否。下山的時候,我們選擇徒步。拾級而下,看看風景,拍拍照,聊聊天,倒是不錯的。或許是山深的關系,路上碰見的人不多。山道旁偶有本地村民販賣土產——臘腸和雪蓮果。我對臘腸不感興趣,對雪蓮果也無興趣壹嘗。那雪蓮果看著像土豆,不知是否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