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套
武漢肺炎
卡介苗
退奶藥
胎位不正
病毒疹
止咳
收涎
拜床母
懷孕前兆
媽媽手冊
食譜

寶寶停在八週多 流產紀錄

今年四月發現懷孕了,驗孕驗出深深的兩條線,內心充滿感動,寶寶在我的肚子裡了。
經醫生確認在子宮裡後,滿心期待與盼望孩子的到來,覺得日子怎麼過的那麼慢。
但同時我也過得戰戰兢兢,因為在這之前,我已經流產了兩次,兩次都是早早看到寶寶強健有力的心跳後,在七週多沒了心跳。
第一個醫生建議我可以有心跳後,整個孕期補充低劑量阿斯匹靈。後來我又找了一直很信任的醫生,他對這種療法是持保留態度,和我想法相符,因為我很擔心熬過了初期,卻在其他環節有狀況。
另外,雖然我極力想放鬆心情,卻還是在七週多時,感到非常恐慌。努力的忍耐到八週才去看寶寶,剛開始因為子宮的位置醫生找了一會兒,最後聽到強而有力的心跳聲,我忍不住流下感動、放心的眼淚。寶寶還在。
然後又是漫長的等待,下一次的產檢要等到六月初。
日復一日的每天,身體沒有什麼異常,然後我生日那天,和老公一起放假,所以計畫好要一起去看看寶寶,然後吃牛排,慶祝生日和寶寶安好。
找了家附近的小診所。醫生的超音波探頭一放上我的肚皮,就看到寶寶了,他看起來好可愛,想到再過幾週,他會變得更大、有明顯寶寶的樣子、會有動來動去的小手小腳,就感到喜悅。
不過這份喜悅,很快被另一種情緒取代了。
醫生熟練的看了一會兒,果斷的說:「我們用陰超看看。」我就知道不對勁了。照理說我的週數已經九週多了,腹超已經綽綽有餘。果然,醫生宣判:「寶寶沒有心跳了。」
我問:「寶寶停留在幾週大?」
醫生:「量起來應該是八週多。」
回到家裡,我痛哭著,為何寶寶還是離開了?實際的老公極力的安撫,引導我可以想想如何走下一步。
所以我當天又回到原本的醫院,另一位醫生說,因應現在疫情,醫院全面暫停非緊急手術,寶寶不能留在身體裡太久,建議我先到外面找診所手術流產。
於是我找了附近評價很好的婦產科診所,醫生很親切,解說的也很詳細,他說術前會先幫我吊點滴,補足身體缺水的狀態,然後再麻醉手術。
然而我因為當時腰很痛,護士請我躺上診療椅、移動屁股位置的種種過程我都很困難,護士備好器械後就暫時離開,我獨自在該處吊點滴時,腰很痛,不知要躺多久,想到要一直在這裡躺到術後醒來,就坐立不安,難過的好想逃走⋯⋯

術後醫生給我看超音波影像,看起來子宮很乾淨。

三天後回診,發現子宮有一團高回音的東西,醫生說是血塊,要我加強按摩。
再三天後回診,那團東西又變大了。醫生說要再多按摩一點。回家我就又哭了。
根本是徒勞無功⋯⋯
術後完全沒有流血,根本排不出來,該不會要再手術一次吧⋯⋯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
頓時感到孤單,因為這種感受是很私有的,即時分享旁人也很難理解。
老公用他的方式不斷安撫我,要我振作起來,不能沈浸在負面情緒中,要去面對,找方法解決。
所以我昨天再度回醫院。
醫生仔細的看著超音波,他說這個回音看起來不像血塊,他覺得是沒有清乾淨的組織。
我問「醫生術後有給我看超音波影像,看起來很乾淨?而且這個東西有在變大?」
但醫生不予置評。另外,確實需要再次手術。在我的預料之中⋯⋯

術後安排在下週二,因應疫情,星期一一早我要先住院前快篩。

一切的流程要再經歷一次。

現在我莫名擔心子宮裡的東西會不會是不好的東西?
連續做兩次流產手術真的很傷身體⋯
星期一快篩我會不會是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