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小米嘛碎碎唸】荔枝

【小米嘛碎碎唸】荔枝 文/小米嘛 一個不留神,荔枝的季節就過了。 前幾天去買水果時,看到了散裝的龍眼,和從前在市場看到的一串串用繩子綁起來的不同,是一顆顆零散的、用塑膠盒裝起來那樣,形單影隻。 問了老...

【小米嘛碎碎唸】荔枝   文/小米嘛   一個不留神,荔枝的季節就過了。   前幾天去買水果時,看到了散裝的龍眼,和從前在市場看到的一串串用繩子綁起來的不同,是一顆顆零散的、用塑膠盒裝起來那樣,形單影隻。   問了老闆娘才知道,原來連龍眼的季節都要過了,我卻連一顆荔枝都沒吃到。   夏天的水果裡,我最喜歡荔枝,一顆顆渾圓飽滿的、半透明的荔枝。老人家說荔枝上火,一次不能吃太多,可我一次可以吃掉一大串,氣都不喘一下。   小時候哪有什麼玉荷包?玉荷包是後來改良出現的品種,傳說是古時皇室貴族的最愛,但對我來說,是不是玉荷包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我愛的荔枝。   母親知道我愛吃荔枝,每年從荔枝開始上市時就會帶回來,一直到產季快要結束前,外婆家的舅舅還會從老家寄上來一大箱的「黑葉仔」,果實又大籽又小,甜得不得了。可是,每次吃到「黑葉仔」時,就知道今年的荔枝又快要沒有了。   接下來就換龍眼了。奇怪的是,明明龍眼和荔枝長得差不多,都是一顆顆要剝皮、裡頭還有籽的水果,就連果肉也有些類似,可是我還是比喜歡荔枝,就算它好容易不小心就看到蟲也是。   有時我會將荔枝冰到冷凍庫裡,做成一顆顆的荔枝冰。冷凍過後的荔枝果肉都變了,從半透明變成全白,吃起來口感也不同了,想起來都覺得懷念。   在日本念書那幾年,每年暑假回來時都早已過了荔枝的季節。偶爾母親會幫我冷凍起來等我回來吃,可是凍後的荔枝,就不是我記憶中家鄉的荔枝味了。   日本也不是沒有荔枝,但在超市看到的,永遠是泛黑的、一顆顆裝,可是一點兒也不紅的荔枝,完全不像台灣市場那一大串綁在一起的樣子。裝在塑膠盒內的一顆顆荔枝,明明每顆都那麼近,可是彼此卻毫無關係,像是離了根的個體,如同隻身在外的異鄉遊子,看似熱鬧,實則形單影隻。   於是我的家鄉味不是月餅或粽子,是荔枝。   怎料如此喜歡荔枝的我,今年卻連一顆荔枝都沒嘗到。說是今年產量少價格高,倒是芒果今年倒是熱銷。   然後一個不留神,荔枝的季節就這麼過了…………   #這是小米嘛沒吃到荔枝的哀傷文 #只好怒吃芒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