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秋落塵埃,離傷滿地

想暫時地停下腳步,想一個人安靜些度過遲暮,一場秋風落葉,是滿地的清寂而落寞。青綠色的橘子一直在迎風枝頭,飽滿的果實誘發的動人,讓人不自覺的就想去摘一個品嘗,滿園青綠的點綴,讓人感覺到了秋收。絲絲的涼意

想暫時地停下腳步,想一個人安靜些度過遲暮,一場秋風落葉,是滿地的清寂而落寞。 青綠色的橘子一直在迎風枝頭,飽滿的果實誘發的動人,讓人不自覺的就想去摘一個品嘗,滿園青綠的點綴,讓人感覺到了秋收。絲絲的涼意也來的這麼快,冷風中的花兒,一樣不低垂卑微的頭顱。細聽山間清風,那蕭瑟由遠處飄來,寂寥成冷落,肅靜到飽滿,發黃的樹葉金亮亮的閃,飄落的殘葉落地一遍,蕭瑟的季節,喜歡它肅靜到如此的這一般。 這帶著蕭瑟的沉寂,化合著一種安靜的裝飾,來不及念想,來不及詮釋,秋就這樣更替在四季浮躁的迴圈,無數次風雨的漂洗,在塵埃裏疼痛,到凋零。深秋的一場雨,閃動細細的水色,落滿飽滿傷透的別離。曾經落筆的四季,在詞中荒涼而落寞,尤其是這樣的黃昏,多了些灰色的回憶起,淋濕的天,傷透了季節,雨,斜斜的,細細的,濕濕的。 裹夾著季節的氣息,涼涼的有幾分寒意,搭乘著一襲風兒,忽然聞見了煙火的氣息。於是迫不及待的翻開昔日,翻開那年寫過的日記,故事在一旁觸目,這一筆時間的清歡,落滿塵埃的拾起。字與花朵,都已枯萎,珍藏的詩行,在四季所有的風月一起隨滄桑老去,親吻著時間,讓點點飄落孤獨,刻劃成傷痕,酸甜苦辣,更有悲歡離合。 披了深色的外衣,風中的殘葉稀疏的落到人群,踉蹌的腳步,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淋漓著季節的別離。溫柔的腳步,濕潤了秋天的黃昏,時光在靜靜的流淌,思念在深秋裏一點一滴的生根。風中殘荷,一卷西風獨留苦澀,枯草狼藉的傷感,化成春秋淺淚,灰色的秋落在塵埃,落成這把老成風骨的模樣,風也華麗的疏朗,依然風華卓然。 春夏秋冬,許多個輪回,流年似水歎花落,歎飄零。藍藍的天,柔柔的水,熟悉的目光等待花開風景,絕情的寫滿了一個輪回。風雨飄搖的路口,等待思念的人兒走近身邊,給我一個堅定的擁抱,流年似水,我就在原地,請帶走我所有疲憊的傷感,這個秋天,拾滿葉落的碎片,沒有等待,無需誓言,只需靜靜的珍惜,把殘花流年捂熱,擁著記憶入眠。 昔日的美麗隨風飄散,黃昏的街頭似水流年,指尖滑落,除了蒼涼,就是悲情。蕭瑟依偎孤獨而立,但亦是心情亦明。一個女人手挽著一個男人的臂,飄揚的絲巾和秋天相輔相成,美成了一幅畫。我喜歡秋天的陽光,狂熱過後的秋季是那沒完沒了的風景,人生的秋天,果實累累,醞釀著煙火味,也五味雜陳。 真實的秋天,豐盈的似水流年,歲月在額頭上行走,熬過泥濘的昨天。穿過熱鬧的街巷,衣著白色的衣裳,遠處天邊,一角天藍的雲朵蕩開雲層,端坐於這樣的一方時間,靜靜的,素素的,配上這難得嫺靜的秋意,是好得不能再好。深秋的路上,天色近晚,摘了一把閑花野草,聞它的潮濕與寂寞,乾淨出最美,最神采的黑白底片。 喜歡青澀的小女生,那樣拘泥那樣羞澀,畢竟自己也那樣青澀的年輕過,只是光淡影轉,眼神裏回眸過去的時候,那種飄逸的活法,看起來似詩似畫,端然的渴望,那如此俊朗的少年,劃過清晨裏最青色的蒼綠,雅意的定格成永遠的風景。只是日月輪流催曉,青山綠水,那些翠生生的光陰,不知可記得,流年總是竄不出的曲線,時間於我,到底是隔了光陰呀! 臉上素素的,素素的只有乾淨的表情。一個女子,總該活出端莊的美,不貴族,也不矯情,喜歡沉穩大氣的東西,有禪人間的暖意。如果是冬天的黃昏,也會在飄雪的季節,守著銀碗盛雪的深情,草露凝冰的背景,璀璨曼妙出輕盈,寫一些懷念過往的暖色。如果歡喜的話,在那清涼而潔白的世界裏,婀娜多姿,唱一曲繁花似錦,寫一場不老的神話。 秋雨的琉璃,把心託付給秋天,微涼的不光是季節,是守在歲月裏的那些真,那些染了花涼的相遇,還在哪篇溫柔裏冷豔?聽說過一句話,遇見喜歡的人,如果遇到——請倍加珍惜。於是,在心裏漫卷時光,在失落的詩篇裏重溫過去。執著的心,潛入心底的打撈,暮色裏,尋找一去千裏的溫和,愛竟是如此的這般滋味。 來來回回的找尋,在秋風裏,亦如昨日的年輕。微雨的黃昏,少年的情結,誰都愛,誰都喜歡。 歡快的東西總是短暫的,詩人寫過的秋,秋風落葉,落了個滿地的悲傷。四季蕩漾著,像是蕭瑟的一個世紀。秋,不蒼翠欲滴,卻也那麼動人。一意孤行,一下子感動起來,那金色,那黃到透明,那些葉落滿地,好像遇到了故事,喜歡它到那麼的涼,涼到好處,涼到刺骨的卑微。秋已多年,一年四季,有多麼難得,春夏秋冬的輪回,也多以欣喜,把蕭瑟寫出的別離,落在塵埃,記在心裏,一生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