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府保母
武漢肺炎
退奶藥
胎位不正
病毒疹
止咳
收涎
拜床母
懷孕前兆
媽媽手冊
卡介苗
食譜

走出產後憂鬱症

文章授權自莎莎醬『產後憂鬱症』,是我的夢靨,不確定,打成文字的現在,是不是表示已經結案收尾。這篇,想簡單地跟大家分享,我確實現在好多了,的心情。我不是心理醫生,純粹就是個患者,聊聊這5年多來的過程。家

文章授權自莎莎醬 『產後憂鬱症』,是我的夢靨,不確定,打成文字的現在,是不是表示已經結案收尾。這篇,想簡單地跟大家分享,我確實現在好多了,的心情。我不是心理醫生,純粹就是個患者,聊聊這5年多來的過程。 家裡如果有憂鬱症的人,辛苦了!自己的難搞,確實需要有充滿愛的環境與伴一起渡過,這個伴其實什麼建議都不用給,用愛陪伴&聆聽就好。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成為這樣的伴。邊寫,忍不住又紅了眼眶,這真的是無法言喻的痛。 『產後憂鬱症』很多種,一般耳熟能詳的"產後失去自我,產後沒有自信,赫爾蒙改變,恐慌..."這些,我都還好。兩胎懷孕第5個月就臥床安胎,看著很多美麗孕婦行動自如,生產前還能到處玩樂,爲肚子裡的孩子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實在是羨慕不已。我只能在每天無數次的早期宮縮、然後又無數次地"好險沒事"裡,感到欣喜。即使懷孕過程不適,生產完母子健康平安,其實是種解脫! 兩胎都剛好臨界點37週剖腹生產,我們都鬆了一口氣,終於,母子鈞安!第一胎生產完後在醫院床上,婆家來探視,幾個人、幾句話、幾個行為,深深地刺傷了我。內容其實不重要了,因為若是現在來聽,我應該是可以當玩笑話帶過,或者直接不滿回嘴就好。但,產後第4天,不被了解的苦,傷口的疼痛,身體的不適,外人帶來的冷言冷語,老公剛好又不在,寂寞感瞬間凝結,全身僵硬動彈不得,『被欺負』的過程就如同巨釘,冷冰冰地深植在心中,現在回憶起來還是很難受。 接下來的日子,只要"碰到"這件事情,就會氣到發抖,發瘋失控地無法自己。我自己很清楚,這傷口是不會好的。這段時間,沒事則已,但只要"碰到"婆家的人事物,憂鬱症就會大發作,嚴重程度不一,也不定時,但每次都一定身心俱疲。兩年後,懷孕了乖乖,一知道懷孕後更糟,整個第一胎的『產後憂鬱症』大延續,無時無刻處在生產後會不會又『被欺負』的恐懼裡,不安整個壟罩。 現在回想起來,心裡是很沉痛的,壓抑的。只要有個導火線,就會引爆往死胡同裡鑽,發作的時候,充滿恨,愛進不來,覺得身邊的任何人都沒有比我更慘,只要聽到、看到別人的"婆家很好"(例如:公婆會幫忙顧孩子;跟婆家一起快樂聚餐;婆家的貼心舉動...),被欺負的"劇情"就會歷歷在目,會發瘋大哭,覺得自己真的是倒楣到了極點,看任何事情都不順眼,負面能量瞬間飆到最高! 身邊那個無能為力的人-老公,就是我發洩的目標,無數次被『合理的罪狀,卻無解的習題』,搞到他好幾次已經晚歸,還得陪我渡過漫長的痛苦...我覺得他一定也快生病了。但他什麼都沒說,忍受我的大爆炸後,摸摸我的頭,陪我一起舔拭傷口,睡一覺隔天我就好多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感謝他,一路這樣沒有放棄。而其實我每次事後都是心痛的,無力的,自責的,但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該怎麼解開這個枷鎖。 要怎麼渡過憂鬱期 我覺得,知道自己有憂鬱症,都還有救。 我有去看過心理醫生,但沒遇到能解開結的醫師,對小心翼翼的問話感到反感,他引導不出我講真心話,我也沒時間耗著就診,拿藥吃了也只是放鬆。事後來看,其實能解開結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想通,自己找到覺得"足夠彌補"的平衡點,才會好過一些。 我們甚至討論過離婚,只為了讓我好過一點,過"有實無名"的夫妻,因為媳婦的身分太過沉痛...兩個人在一次又一次的煎熬裡,翻滾後重生。 從發作到現在5年多,這一年來,我很清楚我正常許多,很大的一部分是時間,以及老公的陪伴。他讓我盡可能不接觸"過敏原",尤其是嚴重的時期,我的敏感度極高,夾在中間他也不好過,但他從來不會要求我,只要我心情好就好,真的真的很感激。也因為他的支持,我才能慢慢從當事者,變成旁觀者,當成為旁觀者後,才能清楚"原來自己深深被愛著"。『當愛進來了,恨就會淡了』,一拉一扯,現在確實比較少發作了。這幾年來,還能正常地互動,我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不用逼自己原諒 很多別人犯的錯,其實他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犯錯,這才是最大的問題。而無心之過,談何道歉與原諒?我覺得,自己感受到的委屈,如果真的不能釋懷,記得也無妨。只要過了,就會淡了,雙方該背負的,不用一定得從嘴裡說出原諒才算圓滿。 要怎麼陪伴憂鬱的親友 身邊的人很重要:朋友,家人。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與病患相處。我發作時,最痛恨聽到: "妳已經很好了!還有人比妳更慘" "不要理他們就好!" "如果是我我就會......" "要不要去看心理醫生?" 會用"痛恨"來形容,是因為,生病的時候,這些話都會讓我再度發作。發作的時候,再多的同理心都不夠,讚美聽起來都是諷刺,超難相處的! 初期,我會跟親友吐苦水,但因為別人畢竟不是自己,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處理患者的負面情緒,真的發作的時候,會憤世忌俗,看甚麼都不爽。一般人,無法這麼"感同身受"那種苦,以旁觀者的角色來看,真的可以給很多"正常的"意見。於是我發現,我說越多,我越痛苦,越覺得-怎麼大家都不懂!明明就不是我的錯,卻還要我釋懷?某天領悟到這點的時候,決定誰都不說,也不是真的不說,而是不主動訴苦,不討苦吃。 如果不是專業的心理醫生,真心地希望不要亂給病患建議,因為可能無意義的話,在患者的耳裡聽起來是炸彈。 憂鬱症纏身的時候,生氣,絕對不是一般"生氣"的程度而已。是一種玉石俱焚,痛苦得想死,很想解脫的程度。 解救我的,還有兩個孩子。乖乖還小的時候,常常抱著他莫名大哭,張大眼天真地幫我擦眼淚,就好多了!著實『愛進來了,恨就淡了』。而能讓愛進來的門,只有自己能打開。另外,每次痛苦得槌牆壁時,會想到:『該痛的怎麼會是我?』,然後轉成文字,把恨意寫在筆記本裡。現在再看之前寫的內容,只剩心疼,然後感謝這段過程,才有重生後的自己。 韓劇『沒關係,是愛情啊』,描述現代人在不知不覺中帶著心病生活的人生,之前看的時候,很深的感觸,每個人都有病,輕重而已。我還算幸運,還能在某一天轉成正念,習慣正面能量多了,一觸碰就比較好抽離。之前,寫了一篇『我要當好婆婆』,記憶當時也是碰到了狀況,抽身成為第三者,與老公兩人聊過後,給自己的期許,把負面能量轉正,變成激勵向上的動力。 不是很肯定,我的病好了沒?現在再跟親友聊到,也都能正常的情緒應對,期許自己,能更好,就是這個過程帶給我的珍貴寶藏了。   本文由莎莎醬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看亞歷媽如何過日子>>https://goo.gl/Fq6HPW 寶貝,請原諒媽媽的粗心>>https://goo.gl/Bj1vZ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