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媽媽是寂寞的戰士,偶爾停工又何妨

打電話叫了兩個便當 ,陰雨綿綿不煮晚餐了。那一刻,竟覺得鬆了一口氣!平日總惦記著一家人嗷嗷待哺,天天外食不夠健康,再怎麼累下班後常常還是簡單做個幾樣菜。久而久之,晚餐吃什麼,好像也理所當然變成媽媽的負

打電話叫了兩個便當 ,陰雨綿綿不煮晚餐了。那一刻,竟覺得鬆了一口氣!平日總惦記著一家人嗷嗷待哺,天天外食不夠健康,再怎麼累下班後常常還是簡單做個幾樣菜。久而久之,晚餐吃什麼,好像也理所當然變成媽媽的負責範圍了,即使不做菜,家人依舊會睜著圓圓的眼睛看著我:「我們今天要吃什麼啊?」 我想著家裡附近那幾家餐廳,A前幾天吃過,B上週我們也有去,好像思考過一輪,最後仍無法立刻決定吃什麼,好想大聲說我們原地解散!大家各自去尋找自己想吃的,負責餵飽自己。 其實,張羅一家大小三餐,更是很多全職媽媽的工作。我所說的晚餐,還只是一小部分,但從中能看出我們心思總是牽掛家庭,如果一個媽媽家裡的事情、孩子的事情沒有先完成,顧著忙自己的事,街頭巷議常把矛頭指向她失職,可是絕不會有人質疑家裡那個連燙青菜、煮水餃都會失敗,下班後就連線跟朋友對戰的男人。 相信多數媽媽都能體會這種感覺,妳很想做些什麼,但下一刻卻想著孩子和家事。 妳覺得這些並不難,先處理吧!但時間被連串瑣碎事件瓜分後所剩無幾, 流逝的時光有時令人很感慨,不禁自問:「我 ,究竟在忙些什麼?」 主婦與母親的角色,讓女人把人生的方向盤交出去,日復一日不曉得目的地會到哪裡。 妳似乎失去了自己的名字,也不會有人在乎妳的名字,幼兒園老師稱呼妳為某媽媽,老公的同事呼喊妳為某太太, 妳很忙,卻有一種很深的寂寞湧上心頭,「我,究竟是誰?」                      這社會常期待媽媽該以孩子、 家庭為重,但沒人告訴妳,誰能以妳為重? 事實常是 ,如果妳不懂得看重自己,並不會有人珍惜、感謝妳。   妳有時要懂得停下來,看清楚自己現在的位置,以及未來要前進的方向。 適時從家事、孩子中解放,才能好好關照自己。沒人能否定妳為家庭的努力,但偶爾我們仍舊要問自己:對於扮演主婦、母親這角色,是不是入戲太深了?我是不是真心愛著這個角色無怨無悔啊?或是其實我仍渴望其他的身份呢? 停工,不需感到罪惡,不需要被責備;家人,沒妳想像中那麼無法獨立。他們的依賴往往是長期以來妳太萬能被當成小叮噹。如果不懂得偶爾抽離家庭,那他們永遠都會將妳視為各項服務的供應者,但其實很多事他們該學會自立自助,就從妳偶爾放手開始。 當妳能夠靜下心來面對自己,妳會發現心中的寂寞及五味雜陳的情緒,其實都只是太久沒有純粹為自己好好做一點事,一旦妳進入關照自己而非配合家人的狀態,突然間內心某個故障的燈泡又再度亮起來,妳在鏡子裡看見了久違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