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當我認為「有沒有你都一樣」的時候,代表一切都完了。

當初自己結婚時,也許自己是朋友裡比較早踏入婚姻的那一個。因此面對跟公婆相處、懷孕的疑問、生孩子後的月子問題、夫妻相處等等,我也沒去找他們聊過,畢竟,沒辦法有共鳴。最近身邊的朋友們陸續懷孕、生孩子,也開

當初自己結婚時,也許自己是朋友裡比較早踏入婚姻的那一個。 因此面對跟公婆相處、懷孕的疑問、生孩子後的月子問題、夫妻相處等等, 我也沒去找他們聊過,畢竟,沒辦法有共鳴。   最近身邊的朋友們陸續懷孕、生孩子,也開始會再找我敘舊。 聊到的話題也都圍繞在婆媳、姑嫂、夫妻、懷孕等等問題, 聽著聽著,感覺很熟悉,也許情況並不相同,但偶爾還是會從這些話題中瞥見當初的自己。   只不過至始至終,讓我震撼最大的,還是生了孩子。 孩子誕生後,才是一切的開端。 也是女人從少女蛻變成媽媽的里程碑。 更是檢視另一半或者身旁家人的重要時刻。 今天要說的故事,是我的另一半阿飛。 坦白說,阿飛現在真的是個好丈夫,只不過他也是慢慢從豬隊友演化來的。   ​   「生孩子前什麼都好,生孩子後你總是不夠好。」 飛寶出生後,由於沒去月子中心,在家給婆婆做月子,但,很多時候自己不敢一直凹公婆幫忙你,也因此很多事情終究還是只能自己來。 考量到隔天還要上班的阿飛,半夜自己顧著還無法睡過夜的飛寶。 白天阿飛去上班,我在家顧著孩子,還得打掃家裡。 下班後的阿飛,回到家,看到飛寶哭了,便對著在廚房洗碗的我大喊:「飛寶哭了耶!」 我手上都還是油膩的碗盤跟泡沫:「你先看看她怎麼了啊?」 過了幾秒,阿飛回我:「她大便了啦!快點幫她換尿布!」 我回覆:「你先幫她換呀!」 明明就會換尿布的阿飛回我:「我下班了很累,妳換!」 於是飛寶越哭越大聲,我也只能放下碗盤將手洗乾淨後去處理,尿布換好後,飛寶繼續不明就裡地大哭,我也只能哄她。 阿飛滑完手機了,說:「我先去洗澡了。」 過了幾秒鐘,我婆婆喊:「那碗盤是還沒洗好嗎?」   這樣的案例發生無數次,當時還在請育嬰假的我也只能忍。 也許有人會說:「妳沒跟妳老公溝通過妳怎麼知道不行?」 是的,我講過了,得到的回覆是:「當媽媽本來就比較辛苦阿!」   ​   再來也許有些強人女超人阿信牌媽媽們會覺得:「唷~誰像妳這麼嬌弱,我們當初不也是這樣這樣過來的?」 以上案例也有,譬如說我的娘家媽媽,她從頭到尾覺得身為媳婦就該做全部的事情,老公上班很累本該休息;公婆有年紀本該含飴弄孫享清福;媳婦得十項全能負責全部家務,出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身材還得顧好不能成為黃臉婆否則老公帶出門沒面子。   講得似乎有道理也沒道理,但是對我而言就是無法,我認為夫妻是要互相幫忙而不是只有單方面的付出。 為了這段婚姻,放棄了應有的大好前程、適應婆家、吃了一堆悶虧還得再對應你這位「大兒子」? 為什麼說是大兒子?回到家不會幫忙、只剩下一張嘴、說上班累、覺得我在家輕鬆,任性地在你家放鬆且為所欲為。 有你的存在,似乎對我所處理的事情、甚至是我的心情,沒有幫助。 沒有你的存在,我還是得面對全部的事情,我的心情我也自己會調適。 我只是請育嬰假就已經是這樣了,找到新工作,我還是一樣是工程師,跟你是對等的工程師。 那憑什麼你可以不用做任何事情?我卻要負責全部,還得聽你在職場上的抱怨? 再者,娘家媽媽的諄諄教誨,說我這樣做不好、那樣做婆婆會怎麼想、她以前都怎麼做還不是這樣過來、應該要怎麼做怎麼做。 然後我做了很多,最終不敵阿飛的姑姑三言兩語讓婆婆誤會自己,甚至幫忙籌備小叔婚禮要外出採買東西還被誤會說是去玩。 我得到一個結論:「很多時候,自己做再多,別人不會認為你很棒,只會視為理所當然。而且做得好是應該,做不好叫該死。」   ​   Without you, the world will go on turning. 幾天後,那是在我去新公司報到前夕。 「我覺得,有沒有你,都一樣。」我淡淡地說出。 阿飛對於我的反應感到震撼。 我又繼續說明:「我知道你上班很辛苦,不過,夫妻是對等的,我感受不到你對於這段婚姻甚至是這個家庭到底付出了什麼?你說賺錢?很抱歉,我跟你一樣都是工程師,薪資也不會比你少。你知道嗎?現在飛寶都七個多月了,我不會期待你下班,我只擔心我開始上班後是不是會比在竹科的時候更忙。有沒有你,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也許分開,對你我都好,日子苦一點沒關係,我還是養得起飛寶,但至少我的付出不會石沉大海、不會被視為理所當然、更不會被誤會。」   也許人有時候被逼到極限就會出現大解放,至少當時的我是這樣。 我不再想活在付出沒有回應的枷鎖、不願意再為了做我娘家媽媽所謂的好媳婦卻被視為理所當然而煩惱、不要待在一個聽不見自己心聲的男人身邊一輩子。 阿飛被我這段話嚇醒、嚇傻,大夢初醒後才逐漸做出改變。 回到家後不再是坐在一旁看我表演,會偶爾幫忙擦個桌子、洗個碗。 會開始關心、會一同想辦法、會一起分享,感覺又回到從前的日子。 雖然說現在家事大部份還是我在做,飛寶大便了也還是我在洗,可是身旁的隊友有心跟自己同在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這跟誰受了多少委屈、誰做了多少事情沒有太大關係,「心意」才是夫妻之間最重要的事情。 心意相通才有辦法維持婚姻,這句話看起來很廢話,卻是我生了飛寶後面對的第一個課題。   ​   漸漸地,直到有天提早下班回到家時,在抱起飛寶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阿飛怎麼還不快下班呢?」 我才感受到自己不再行屍走肉,而是真的回到了這個家。 有另一半的心意,才是真正的動力,也才能細水長流地走下去。   事實上啦啦結婚也不過兩年半,飛寶出生至今也不過一歲八個月,我知道往後還有很多的關卡在等著我跟阿飛。 但,我很慶幸我選擇講出自己的想法,更開心的是阿飛從豬隊友演化成人隊友。(以我的標準他還不到神隊友啦,哈哈!) 才不至於演變成飛寶生長在單親家庭的後果。   有溝通、有體諒,才能讓彼此心意連結,一起走更遠的路。   啦啦也有粉絲團囉!歡迎來找我們玩!^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