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給生活一個響應

海子 、茨威格、三毛等很多著名作家、詩人的自殺,是不是讓人對詩歌產生了一定的誤解?茶餘飯後,我們多少會談及詩歌與詩人。今年12月6號,90後詩人左秦離世納豆功效,讓網路詩壇又轟動一時,有人說左秦是過度

海子 、茨威格、三毛等很多著名作家、詩人的自殺,是不是讓人對詩歌產生了一定的誤解? 茶餘飯後,我們多少會談及詩歌與詩人。今年12月6號,90後詩人左秦離世納豆功效,讓網路詩壇又轟動一時,有人說左秦是過度勞累下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也有傳言他是自殺。 但不管哪種死亡,結果都是一樣。這讓一部分喜歡寫詩讀詩的人不免傷感之餘多了些思考。有網友調侃說,“很久沒寫詩了,怕在寫下去,得抑鬱了。”也有網友調侃說,“我是寫不出詩來,才抑鬱。” 這些話不管是調侃還是正經,不禁讓我陷入沉思。   有時,我在想,如果海子沒有寫詩痔瘡水解技術,他會不會死的更早?詩歌可以讓他釋放內心的痛苦,可以讓他在詩歌裏找到美好,也就可以讓他在塵世再多停留一會。 那種現實生活中得不到的滿足,可以在詩歌撐起的精神世界裏盡情的幻想。這多多少少也能給他孤獨落寞苦痛的心靈一些安慰吧。 但話又說回來,詩歌藝術給了他們心靈上的安慰,但對現實生活卻又無能為力,在他們看來,詩歌藝術並沒能改變這個社會,也就沒能改變他們所生存著的這個世界。對他們來說,相比之下,自由成了他們的奢侈品。 正如奧地利作家詩人斯蒂芬.茨威格,自殺前,他在他的一本自傳《昨日的世界》中說,“在我自覺自願、完全清醒地與人生訣別之前,還有最後一項義務亟需我去履行,那就是衷心感謝這個奇妙的國度巴西埋線,它如此友善、好客地給我和我的工作以憩息的場所。”   其實,我們可以看出詩人內心還是熱情的,只不過,這樣的熱情只存在了他的心底。就像中國詩人海子,他愛著自己的母親,愛著自己的手足兄弟,也愛著他的小村莊和小村莊裏的麥子。 當然,海子也愛著他的詩歌。1988年,海子在他的《夜色》中說到,“我有三種幸福:詩歌、王位、太陽”,但可惜的是,他的“王位、太陽”,他的自由,只能出現在詩歌裏。 就像斯蒂芬.茨威格在他的自傳《昨日的世界》裏說的一樣,“對我來說,腦力勞動是最純粹的快樂,個人自由是這個世界上最崇高的財富。”讀了這些之後,我們便更會覺得,他的《昨日的世界》就像一本絕命書。 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則更像是一首絕命詩。   不過,我想,我們朗讀了他們這些詩歌之後,不但不應該以此作為我們消極的理由,反而更應該正面現實的殘酷與不公平,淡然處之。 人生短暫,生命不是生活。生命很短,但生活很長,我們應該用很短的生命去盡情的享受和體會生活中的一切。 最終,我們需要用微笑和初心給生活一個有力的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