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媽媽,你回來就好

話說我與林爸送走認真與生存搏鬥的的小生命後我阿木默默接受我們的決定決定送走孩子決定送走儀式決定如何告訴超人夏想想我阿木很不容易在混亂中保有自己的關心而不過度涉入對東方阿木而言無比艱困我阿木是怎麼從中取

話說我與林爸送走認真與生存搏鬥的的小生命後 我阿木默默接受我們的決定 決定送走孩子 決定送走儀式 決定如何告訴超人夏 想想我阿木很不容易 在混亂中保有自己的關心而不過度涉入 對東方阿木而言無比艱困 我阿木是怎麼從中取得平衡與理解 應該請他好好撰文分享一下(過了快一年還是硬要拖她下水)   每個關卡都不容易 有個孩子讓關卡難度大為提升 送走小生命後讓我更頭痛的不是怎麼從椅上站起 撐不起身體還有人撐起我(其實也只能靠林爸) 但生命難熬時刻還要撐住家中孩子難度甚高 當阿爸阿木有時很折騰人 送走孩子後緊接著要面對的是如何安慰另一個孩子...   生命有時有些殘酷、有些麻煩 迴避常常在當下比直視多些吸引力 想拔腿而跑不過是人性 想到熬到出院的首件要事 竟是向超人夏說明他期待來到人世的弟弟已經離開人世 其實很疲倦   離開醫院時刻心情很複雜 難受生命離去 開心生命留存 因久違景色激動 講著「終於看見陽光」芭樂話語 其實連爬上椅座都顯得費力   人如何在傷痛與希望間尋得平衡? 著實不易 直視雖然不好受 卻因看見生命韌性而獲得慰藉   回到久違的家有種重返人間錯覺 坐上久違的馬桶想掉淚 可以洗個澡會很感動 呼吸著沒有醫院味道的空氣本身就很療癒 過往再習慣不過的日常 此刻都會湧上恍如隔世感受 一切都很不容易 這些難以形容的感動也就默默撫平感傷 生命是苦是喜瞬間都成了難以形容過程   林爸在我出院前再三交代 打開家門那一刻要先有心理準備 因為家裡真的很亂   果真 家裡真的夭壽亂 所幸好長時間活動空間只剩病床 下床後的世界變得無比遼闊 那些散落四地的物件瞬間都變得無所謂   我思量的依舊是如何告訴超人夏關乎死亡議題 計畫著放學返家後我將如何開啟話題 不過這一切都在她打開家門發現阿木回來的欣喜若狂下繼續延遲 下一個不得不正視的場景就是睡前...   陪超人夏入睡是住院期間的約定 約定好出院後可以相擁入眠 只是出院後發現這不是太有趣的任務 因為躺下後起身永遠是個大問題 少了肌力後才知道它其實太重要   我費力躺下後看著身旁的孩子 沒有過往陪睡湧上的不耐(小孩不睡覺真的好容易惱怒人) 剩下的盡是滿滿對此刻不易的感動   聽著超人夏描述著我不在時的難受 時時躲在被窩裡掉淚 對著旅遊時留下的母女素描思念 聽著聽著也忍不住掉淚   落淚後繼續要來談著可能會更淚崩的事情 想到可能的失控場景還是忍不住退卻 我小心翼翼告訴著超人夏關於弟弟離開的訊息 沒想到我預期的大崩潰被「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嗎」取代 確認後是些許沈默   我一度準備接受即將要來的潰堤 沒想到超人夏看著我說: 「沒關係,媽媽 你回來就好,我覺得你比較重要!」 於是換阿木淚崩了....   原來在阿木躺在醫院與生死相搏間 你也早已在心頭無數次思考與準備 如果,還能讓你如此回應 那段日子的你想必也擔心著我的離去 於是那段日子雖然難熬 心理韌性倒是成長了   關於困境或許是這樣 困境或許不美麗 能看見自身與周遭的美麗往往可以支撐人前進 那是種韌性   困境後 看待自身與他人不可避免產生質變 也許能力被吞噬 也許獲得增長 很幸運我們還在後者...     那段日子成為了我們過去重要經驗 有著感傷 有著感動 即使日子過了近一年 偶爾我們還是會聊起那段媽媽不在家的日子 很辛苦、很想哭、很想念、很累...   然後意識到這一堂生命課程 在孩子的心底 留存的比我預期更久、更深 所幸一切都能說 沒什麼比這個更好了...     【延伸閱讀】   親愛的孩子,我們要提前告別了嗎?(1) 親愛的孩子,我們要提前告別了嗎?(2) 親愛的孩子,我們要提前告別了嗎?(3) 親愛的孩子,我們要提前告別了嗎?(4) 那個深夜,難以入眠(1) 那個深夜,難以入眠(2) 生命無可迴避之重~當死亡前來敲敲門 那個與死亡凝視的日子